陈汪汪与李喵喵

霆峰,峰霆。。。其他cp看心情!

【峰霆】临时起意 (上)

肉1

蛋疼的蛋:

【峰霆】临时起意 (上)


临时起意写的,果然还是从他们水到渠成的阶段开始写比较有干劲。起因是看了微博上 @想名谁_坐等Hijack 巨巨做的峰霆mv,《五十度灰伪预告》,里头有个等等走进更衣室然后对外面的峰峰说“过来啊”的镜头,瞬间脑补了更衣室play……不会找链接,大家自己去搜这mv来看吧,各种鼻血。


警告:故事是yy的,料是微博上拼凑的,时间线是错乱的,世界是平行的,现女友是没有的,人物不是真实的。


***


今天香港天气晴,34摄氏度,闷热。

和William排舞到很晚,连晚饭都是叫了外卖在舞蹈室里解决的。

舞队的几个兄弟对这样的安排都没意见,大家跟着William一路走来,看到他吃太多苦,而他人又太好,所以即使在最艰难的那一段,William说他可能不会再唱歌跳舞了,要大家另外找出路,我们都没舍得转投其他团队,而是各自找些门路赚外快。

那一次William是真的有些走投无路了,破釜沉舟地转投内地拍电视剧,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扎就是一年多,然后他红了,红得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香港收不到内地的卫视,不知道他红到什么地步,只知道英皇的说他压了几年仓库的唱片半个月内被买光了,还有一堆惊人的网络数据,我们这些dancer无心去追究,反正William终于等到出头天,大家都替他高兴。

William是非常讲义气的人,只要稍微能抬起一点头,就不会忘了拉我们兄弟几个一把。

他很快找到我,说要重新开始排练,英皇已经准备为他办一场mini live,他说的时候眼睛闪闪发亮,我们都是舞者,都能理解跳舞对生命的意义。

很快,舞队重新组起来了,排的还是以前拍过MV的那几个舞,大家练了两天就达到原来的水平了,但是William还是觉得不够,他说这是他在内地的首秀,一定要完美,再完美。

于是大家二话没说,继续练,在完善动作的同时努力加一些新创意、新花样,就这样又在舞蹈室里耗了两天。


叫外卖的时候William接了个电话,听他用普通话讲,估计对方是内地那边的朋友。这两年他也交了不少新朋友,经常可以见他一字一句地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讲电话,不时笑得东倒西歪,好像电话那头的人看得到似的。

但今次的电话有些不一样,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电话讲着讲着就脸红起来,然后慌慌张张地跑到阳台上,还把门带上不让我们听。

一会他挂了电话,进来继续同我们排练,完全进入另一个状态,丢了魂似的东错西错,最后他也无奈了。

“哎,没法练了。”他坐到地上。

“William你心都飞哪去了?”舞队的阿bin问,“刚才的电话很可疑哦,难道你终于给我们找了个嫂子?”

William自从被前女友背叛和羞辱后,感情生活一直是一片空白,这些年兄弟们没少给他介绍正妹,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谈不成。William总说,事业无成,什么妹都不会是你的,还是专心把事做好最重要。大家觉得他是前女友的心伤未愈,就不敢再开玩笑。

现在难得逮到点苗头,自然不会放过,几个人都起哄,“对啊对啊,是不是我们嫂子啊?”

William还是一如既往笑得要抽筋了似的,好像我们讲了个宇宙无敌好笑的笑话,但微红的脸色却怎么看怎么可疑。


闹了一会,William说还有事要先走,到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阿bin提议去唱k,难得今天排练结束得早,我们都没意见,嘻嘻哈哈地出了舞蹈室。

我负责锁门走在最后,经过更衣室时发现不远处走廊上有个穿白衬衫的年轻人倚墙站着,好像在等人。

我们这层楼是英皇租下来的,有舞蹈室也有录音棚和摄影棚供旗下艺人使用,通常不会有外人,这个年轻人却很面生,经过他身边时我不由多看了几眼,见他长得白净斯文,五官很靓,看着就是圈里的,我猜应该是英皇哪里挖来的小鲜肉今天也过来用场地吧。

在走廊拐角处等电梯时,听到走廊里有门打开的声音,有人含糊说了句“过来啊”,听着像William的声音,但语气又跟平时不一样,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

我正想回头去看,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只得作罢。


到了停车场,阿bin几个都在等我,我酒精过敏滴酒不沾,所以每到出去玩的时候,他们就都指望我给他们当司机。

但我翻遍了口袋找不到车钥匙,估计落在舞蹈室里,只好在众人怨恨的眼神里又跑上去一趟。


经过走廊的时候我没再看到那个白衬衫的年轻人,也不管,直接冲到舞蹈室找到掉在饮水机旁的钥匙包。出来的时候经过William的更衣室,却听到里头好像什么东西撞翻了砰的一声,还有一些磕磕碰碰的动静。

如今英皇对William的待遇好一些了,这个更衣室是腾出来给他专用的,不会有别人在,但是William很早就去更衣了,现在没理由还在里面啊。

“William?”我敲门,顺便推了一下,发现从里面锁上了,“你在里面吗?”

里头瞬间安静了下来,好像偷吃的猫忽然被人发现了一样,难道是有贼?

我有点着急也有点担心,用了些力气拍门,“谁在里面?快开门,不然我报警了!”

里头又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然后我听到William气息不稳地说:“阿wing……是,是我啦……”

“你怎么还在,换个衣服要这多久?”我问。

“唔…是,我,呃…我还有点事……”William隔着门回答得断断续续,我只好竖起耳朵仔细听,结果听到里面咯噔咯噔的声音又有节奏地响起来了,那是沉重的金属在地上一下一下磨蹭的声音,我想了下,William的更衣室里除了衣柜就只一张方桌和几个矮蹬,而那方桌的桌腿就是金属的。

不会是……我想象了一下画面……

仿佛为了印证我的猜测,里头传来William低低的一声呻吟,然后就是急乱的喘息声。

作为一个身心健全的成年男性,我立即懂了。

只是懂了的同时又无比的吃惊,娱乐圈里太乱,换做别人,这种兴致来了拉个合拍的在更衣室里搞一炮的事并不少见,但我认识William已经好多年了,他绝不是那种人。

思来想去,结论就是他有女朋友了,估计今天约好了见面,把我们支开后就想来点情趣的更衣室play,结果被我撞到。

嘿嘿,臭小子,居然瞒得那么紧,不够意思啊。

一想到我们兄弟几个对他这个29岁单身汉白操的心,心里就有点不爽,今天非逮个正着让你交代交代。

想着,我故意冲着门大声说:“William,那我先走啦,bin等着我去开车呢。”

“嗯,好……好,你们,玩得……啊……玩得开心点……”听得出William好辛苦才憋出这句。

真是太天真了,以为我听不出来?

我放重了脚步声走开,到了电梯处打电话给阿bin,叫他们自己先打车去KTV城,回头我给他们带一份惊喜礼物去。

打完电话我又轻手轻脚地回到更衣室门口,听墙角这种行为虽然猥琐,但是为了将他们人赃并获,我也豁出去了。





Tbc

下文已经写完了,就是还在修,想看的热烈点赞吧~

评论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