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汪汪与李喵喵

霆峰,峰霆。。。其他cp看心情!

【峰霆】临时起意(下)

肉2

蛋疼的蛋:

【峰霆】临时起意(下)


本来早写完了,临时起意又加了段等等醉酒,结果越写越远……

对不起点赞的各位啦。

大家期待的大块肉是没有的……你们真的忍心让他们的h被人看全场吗?

满300粉的话再写个等等视角的片段作为礼物吧~


阿wing这个人是我编出来的,等等的排舞师是麦老师。

峰峰的酒量不知道如何,有人说他也是不喝的,但我又看过他在微博上招呼人喝酒。姑且设定他酒量不错吧,不然夫夫倆都不会喝,是会被欺负的呀>_<



最后,例行警告:本文纯属yy ,与真实人物无关,请勿圈真人,请看清配对,峰霆即为峰攻霆受。


***


William以为我走了,所以没再压着藏着,更衣室里头声响乱得很,咯噔咯噔桌脚在地上碰撞的频率又急又快,William的呻吟也是毫不掩饰。

我暗笑,电动马达臀果然不是白练的,以前给他介绍女朋友,我们不正经的时候就会说凭他的腰臀,想搞女人哪个会拒绝他,那时他只是羞涩地傻笑,现在还真发挥出来了。

但是听了一会,我就发觉不大对劲,只听到William嗯嗯啊啊的,怎么没听到女人的声音,这种事不一般女人更大声么?

狐疑中William开始在呻吟里夹杂着说一两句什么,我辨认了一下,竟然是他那不标准的国语!

卧槽,我知道你学国语学得很辛苦,但不至于连叫()床都用国语吧?

这时候William忽然哽咽着说了句我听得懂的——“不要了……轻,轻一点……”

我的大脑瞬间变成了岩石。

不是吧,难道他不是在搞人,而是在被人搞?


我觉得我的世界观在崩裂。

论性取向,William是我们这些人中最直的一个了,平时好兄弟一大群,玩闹的时候勾肩搭背摸大腿,他完全没往别处想,舞队里有个gay 暗恋他多年,最终因为William的笔笔直而自断情丝,直到他黯然神伤地脱离了舞队,William还不知情地问人家是不是嫌钱少。

而现在,William却在更衣室里被一个男人……

我开始觉得头痛,想到刚才我还跟bin说要带给他们一个惊喜,我一会儿是不是得说,嗨,你们期盼已久的嫂子现在变成你们的哥夫?


在我思想凌乱的同时,更衣室里的战况也正在升级,William的呻吟带着点要哭了的样子,一会软软地叫着慢一点,一会又急促地喘着说快快,他的国语非常软,听着撒娇一样,估计上他的那个根本把持不住,我都能听到啪啪啪肉体碰撞的声音了。

同时另一个不同于William的男性呻吟也逐渐明显,我听到他叫了两声“伟霆”,William猛地低声叫了一下,然后一切安静了下来。


搞完了。

我看了一下手表,挺能耐的。

不过男人这种动物,搞的时候再怎么激情澎湃,搞完了基本上可以马上恢复清醒,三两分钟内就可以穿戴整齐人模人样地走出来好像他刚才是去开了个会。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拔吊无情。

我很想看看William找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来真的还是只是玩玩。

谁知道抽了两支烟,他们还是不出来,只听到在低低地说话,我终于等不住了,你们先别急着再搞一发,不管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爱,都先过了兄弟这关再说。

砰砰砰,我用力敲更衣室的门,“William,快点出来,我等你很久了!”

里头果然一片兵荒马乱的响动,好一会,门拉开了一人宽的缝,站在门后的却不是William,而是之前我看到的那个白衬衫的年轻人。

竟然是他,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白面书生,居然有那能耐把William这样那样。

那年轻人却表现得超乎他表面的那么斯文,眼神甚至说得上有几分冷冽,他在我的瞪视下丝毫没有怯意,仍牢牢堵着门,打量了我几眼,转头朝门里的William说些什么。

“没事,阿wing是我朋友。”里头William说着,把门拉开走了出来,挡在年轻人身前。

“阿wing,介绍一下,这是李易峰,”William看着我,神色仍有些羞涩,眼神却无比坚定,“他是我,恋人。”

那个叫李易峰感动地看了他一眼,一手用力搂住他的肩膀。

就……就这么出柜了?我有点丧气,不是我保守,只是实在一时无法接受,William你整个青春期都直挺挺地过来了,怎么忽然就弯了?

我转头盯住李易峰,他只不卑不亢地微微一笑,说:“wing哥好,经常听伟霆提起你,多谢你对他的照顾。”看似客气,一句话就把界线画得清清楚楚。

屁,我跟William在街头跟人斗舞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啃甘蔗呢。我内心很想咆哮,但看到William一副小心翼翼求点赞的神情,我挣扎了一下,伸出手去,“你好,可惜William居然没跟我们提起过你,太不够意思了。”

李易峰仿佛没听出我的挖苦,淡定地和我握手,“他有他的苦衷,我替他道歉。”回答得滴水不漏,我又输了。

这个李易峰果然不是他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纯良,William这种没心机的,肯定是被吃得死死的。

“wing,你介意吗?”大概我脸色不大好,William问得很没底气,我注意到一旁李易峰无声地把他的手扣进自己手掌里。

唉,我叹气,“不是啦,我们圈子里又不是没有,有什么好介意的,只是有点突然,而且气你瞒得这么紧,害兄弟们瞎操心还到处给你介绍马子。”

听到最后一句,李易峰忽然转头直盯着William,William头摇得快转起来了,“没有没有,我都拒绝了。”

“我知道啊。”李易峰笑了笑,伸手把William的衬衫衣领拉高些,我看到衣领下一个深红的印记。切,赤裸裸的权力宣告。

“对不起啊阿wing,我和他也是最近半年才在一起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提,而且,易峰在内地很红,我怕对他名声不好。”William很认真地跟我解释,我知道他这回是彻底陷进去了。

“算啦,这么多年兄弟,原谅你的不告之罪,”我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会守口如瓶。”这话却是冲着李易峰说的。

我不知道内地的娱乐圈风气如何,即使在香港,几十年里公开出柜的也就那么一两个,而且结局都很让人唏嘘。

如果William和李易峰要走这条路……我没敢想下去。


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阿bin的,这才想起跟他们还有约,“哎,完了,刚才你们在里面……我还跟阿bin说带你和嫂子过去呢,现在看怎么编。”

William和李易峰互看了一眼,有些尴尬,

我硬着头皮接起电话。

“喂,阿wing,怎么样,William被你抓包了没?”阿bin的声音很是兴奋,“要过来了吗?”

“呃,有点误会,”我乱编,“不是你William哥的女朋友。”

“什么?”阿bin几乎要大吼,“你不是说肯定是吗?”

“我,我看错了嘛,”我强辩,“哎呀,反正,就这样啦,我一会过去,你们先玩着。”

听到电话那头一阵失落的声音,阿bin又问,“那William来不来?”

“William啊,”我看了看他和李易峰,说,“他有事……”

李易峰却突然在旁边说,“我们去。”

我和William都吃了一惊,我赶紧捂住听筒,William则不解地看着李易峰。

“你不想我跟你的好哥们认识一下吗?”李易峰问。

“但是,但是你……”William有些不知所措,“你不怕被知道?”

“迟早会知道,免得到时候你又被责怪,也免得他们又给你找女朋友。”李易峰顿了顿,“你要是不介意,我明天还想去拜访一下伯母和大姐呢。”

“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William吓得直摆手。

“那就这样,今晚先见见你朋友,下次再见家长。”李易峰露出一副计谋得逞的笑。


就这样我带着William和李易峰去了阿bin的聚会,还承担了这个艰难的介绍的任务。

几个兄弟的反应和我一样,先是呆了,然后炸了,各种疯话,William一直紧紧地握着李易峰的手以示自己坚决的态度,李易峰则不时用一些小动作安抚William不要紧张。

好在大家接受度都很高,慢慢缓过劲来后就看得出他们俩真的很在乎对方,又开始起哄,闹着要罚他们酒。男人之间的交情就是这样,肯同你喝酒了,就表示认了你这个朋友。

William知道自己的酒量差,平时都不喝的,今天却破天荒主动地拎着酒瓶一个个和我们喝过去。

我知道,这是他对兄弟们表达感激的方式。


舞队有6个人,William喝到第4个时,李易峰按住了他的杯子,说:“我替你喝。”说完就直接从William手里把酒喝干了,那画面太闪,我们都yooooo了起来。

之后李易峰把已经喝得有点懵的William安置到沙发上,自己过来跟我们敬酒。

李易峰并不是个会自来熟的那种人,之前Willam也介绍过,说李易峰20岁出道时在内地就被封为“国民校草”,如今年纪大些就变成“国民男神”,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偶像的光环下,就特别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刚见面时我就觉得他有种高冷的感觉。

他来敬酒大家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尤其发现他酒量不错,端到面前的酒杯来者不拒爽快无比,对他的好感度就刷刷地往上升,到道别的时候像阿bin这种没主心骨的都已经跟他称兄道弟起来了。

William被李易峰劝下来时已经八分醉了,之后就全程软软地靠在沙发上傻笑,目光始终追随着李易峰,眼神温柔得都要流出水来了。

恋爱中的男人啊……

我叹气。


早上听大伦说过William明天还要参加个活动,于是喝到11点多我就带着他们俩先行撤退。

李易峰是个控制性很强的人,刚才喝到半醉就停下来改喝果汁了,现在基本已经恢复,而William完全是懵懵软软的状态,李易峰一搀就把人带走了。

“去哪儿?”上车后我问,也不知道李易峰来港是住酒店还是William的住处。

“呃,去金光……”William含糊地接话,他在香港有四处房产,金光大厦附近那处是藏得最隐秘的,很适合躲狗仔。看来他也不是那么醉。


喝醉酒的William基本只做一件事,笑。

醉得厉害了狂笑,稍微醉的话傻笑。

比如现在,他就靠在李易峰的肩上,不停地傻笑,反反复复问些傻话。

“尼峰,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因为我帅啊。”李易峰回答。

前面开车的我按奈不住嗝了一声,立刻感受到借着后视镜递过来的李易峰的凛冽的眼神。

William傻笑了一会,又问,“尼峰,那你为什么喜欢我?”都说恋爱会让人智商下降,William这会儿肯定只有中学生水平。

“因为你傻啊。”李易峰一脸严肃地回答。

我只得透过后视镜投给他敬佩的眼光。

从尖沙咀开到金光不到半小时,William一路问了十几次,也亏得李易峰好耐心用那两句话颠来倒去地回答他。


快到目的地时,突然没声了,我从后视镜看过去,William俯在李易峰颈窝上不停地蹭,一手正乱七八糟地解着李易峰的扣子,李易峰则一脸纵容地由他胡闹,表情享受得很。

我可看不下去了,听墙根是一回事,亲眼目睹从小看到大的兄弟和别的男人亲热又是一回事,“哎哎哎,快到了,你们忍一忍啊,我可不想长针眼。”我抱怨道。

李易峰笑笑,按住William的手不让他乱动,William咕哝了一声什么,改成两手圈住李易峰的脖子,趴在他肩上一动不动。

李易峰安抚地在他鬓角吻了一下,微笑着环住他的腰,两人形成紧紧拥抱的姿势。

我忽然就无言了,加大油门朝目的地驶去。


街上的霓虹灯映在车窗上,流光如泻,在他们身上明明灭灭地闪过,而他们始终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像沉在深流里的永恒塑像。


到了William的住地,我只把他们送到电梯口,看着他们恨不得变成连体婴的走路姿势,我知道我上去了也是灯泡。

电梯门即将关上的瞬间,我挡了一下门,冲李易峰说:“他就交给你了。”

李易峰很认真地点点头。

我想了想又说:“他明天还有活动,你晚上可得悠着点。”

李易峰勾起一抹笑,伸手按了关门按钮。


***


今天香港天气多云,气温35摄氏度。

我从电视上看到William去参加一个艺术展的开馆仪式,穿着不合时宜的高领衫。

想也知道那是为了遮什么,李易峰那家伙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听进去,操!




End

评论(1)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