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汪汪与李喵喵

霆峰,峰霆。。。其他cp看心情!

【峰霆】 面摊系列 -- 你男朋友那么有钱, 你造吗? END

搅基个铲铲啊:

突然发现写轻松的文好轻松啊,

一不小心就把这个梗也写成系列了,

以后有梗就会写写。

PS:前面的同梗文

【峰霆】 一碗加了料的面


【峰霆】 面摊梗 小段子 01


-------------------------------------

  面摊系列2


  你男朋友那么有钱, 你造吗?


  某天周日,李苏苏骑着摩托带着回家玩。


  行驶了快半小时后,摩托在一条道路的尽头停了下来。李苏苏左脚勾了撑子稳住摩托。脱下头盔,李苏苏眯着眼睛看了下院子里停的几辆车,低声自语:“怎么回事?今天出什么鬼,都回来了?”便转头对刚下车的陈等等说:“等等,你在这等我下。”说着拎着头盔快步往屋里走。陈等等脱下头盔,面前是座中式风格的庭院,假山流水,亭台楼阁,相当雅趣。不过最让他吃惊的是院外停的一溜车,一溜好车。在这里,什么四圈、别摸我都是战五的渣啊,这一溜的车子级别最低的也是一辆从头武装到轮胎的全越野配置,能上60度坡,都不带喘的悍马啊。。。


  陈等等是男人,是男人就没有不爱车的啊,他看到那辆改装车的时候,口水都快蔓延了。


  李苏苏直接进了屋,好家伙,一大家子都在,除了他爸妈。


  “大哥,大姐,小弟,小妹。”


  李家儿女五人,李苏苏夹中间,刚好一哥一姐,一弟一妹。


  大哥少恭,出国深造过的海归,回国后娶了从小的暗恋对象--巽苏,便接了父亲的班,是现在苏家企业真正的掌权者,忙人,各地乱飞,经常几个星期不见影。


  大姐红玉,自由摄影师,刚嫁给少恭的从小的死党,越野狂人--千觞,夫妻两人一唱一合,没事就往野外跑,忙不忙不知道,反正手机经常没信号。


  小弟兰生,大学在读,典型的高富帅,爱好就是追各校校花,相来是不是在泡妹子,就是在去往泡妹子的路上,你让他回个家,难。


  小妹晴雪,高中在读,小有名气的平面麻豆,忙的要死。晴雪到念着要经常回家看看,但是吧,都说女人出名要趁早,她没理由不听啊。


  要让这兄弟姐妹几个人同时出现在苏家大宅,苏家夫妇俩就必须提前几个月通知,还必须要软硬兼施,死缠烂打才行。


  可今天是吹什么见,把这几个平时见不着影的人都吹回来了?


  李苏苏眯着眼睛看着一屋子的人,鼻子直哼哼。


  “哟,小苏回来啦。”红玉坐在正对着大门的方向,最先看到李苏苏进门。


  “你们都回来干嘛?”李苏苏冷冷的问。


  “当然是关心关心我们可爱的小弟弟。。。”少恭边说边笑,坐在一边的巽芳推了推少恭的肩膀接着说:“。。。的感情生活啊。”夫妻俩一说一唱,搭配的刚刚好。


  “瞧瞧人家。”红玉用脚踢了踢傍边吃着特产,很没形象的千觞,略有不满的说。


  “你们怎么知道的?”李苏苏问,貌似他没有在家里提过陈等等的事。


  “二哥,你太小看我了。”兰生坐在李苏苏坐的沙发的扶手上,勾着李苏苏的脖子,亲密的说:“不要忘记我在大学里的混名。。。”


  李苏苏狠狠咬了咬牙,他怎么就忘记了,兰生虽不在陈等等的大学,但是大学生之间的消息传播比他想像的要更为高效和迅速。


  “据说是个跳舞的帅哥,身材好的让人羡慕啊。”晴雪一边淡定的刷着WB,一边看着别人@她的最新消息。


  “介绍,介绍,快点啊,我都把酒给准备好了,一会狂欢的走起。”千觞不知从哪里摸出几扎啤酒,咚一声的放到茶几上。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需要我介绍什么。”李苏苏索性把身体往沙发里一丢,一脸你们打我啊的表情。


  “切,什么人啊。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红玉回忆起李苏苏小时候的样子,那时真是软萌包子,一掐一个准。


  “少恭,看到小云儿没?”巽芳问。


  李云儿,现年五岁,李家第一个第三代成员,少恭和巽芳的独女,聪明可爱,深得李家全家人员的喜爱。


  “没有,是不是在院子里玩?”少恭的目光在大厅里扫了一遍。


  巽芳还想嘱咐几句,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巨大的警报铃声。红玉和千觞一听就知道是自家悍马车的防盗音,开着车走南闯北的,总会遇到些异想不到的麻烦事,装个防盗器也能有个提示作用。两人对望一眼,纳闷,停自家院子里都有问题?


  众人在没有车主关闭就不会停止的高频嗓音中来到外院,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坐在悍马的主驾上,副驾坐着那才巽芳还惦记着的小云儿,大汪小喵两个萌物,满脸惊慌,不停的按着车内控制台上的按钮,希望可以关掉这足可以让人发疯的声音。


  “开关在这。。。”千觞走到车后轮那里,直接用脚大力踢了一下,瞬间,世界安静了。


  大汪和小喵对望一眼,无声的交流了一下,小喵立即跳下副驾直接抱着千觞大腿,用甜甜的,糯糯的声音说:“大姑父,你真的太棒了,你真是我的英雄。。。”


  瞧瞧,这大腿抱的。。。


  小云儿本来就生的可爱,故意买个萌什么的,简直是作弊,让人想发火都难。众人看着这边小喵的危机解决了,都转头看着大汪,等着他能做个什么来化解眼前的危机。大汪被众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一边下车一边想着自己要用什么办法来着。。。鉴于小喵姑娘已经抱过大腿,他能做的事已经很有限了,实在不行。。。大汪咬咬牙想,要不就那么做吧。。。


  李苏苏一把大汪拉住,靠近,咬耳朵:“你敢那么做。。。”


  陈等等惊了:“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能不知道。。。”李苏苏把陈等等护到身后,对着自家兄弟姐妹说:“他的份,我来顶。”


  红玉一脸痛心的表情,对着其他人说:“看看,看看。这人还没进门呢,就先护上了啊。。。以后那还得了。。。”语气嘛,有点恶毒后母的意思,但是表情可是完全的出卖了她。


  “红玉姐,你的演技有待提高啊。”晴玉侧头看着红玉那痛在心里口难开的表情,吐槽:“你这表情完全和现在的情景不合嘛。”


  “你平模,你强。我只能拍风景,不能上镜,行了吧。”红玉最讨厌有人揭她短。


  红玉长的漂亮,从小她就是被人在什么长大当大明星之类的赞美之词里夸大的,她也真当自己长大之后可以当个明星,拿个奥斯卡玩玩的。同时李家父母在栽培大女儿这事上也舍得,钢琴舞蹈什么的都有学,这细心栽培到了高中毕业,红玉带着满满的自信到帝都考XX电影学院。过了初试,到面试时,她抽到一个表演题目:一个女人在苦苦等待十年的爱人在归来途中遇到战争,不幸客死异乡,试表现出这个女人听到噩耗时的样子。当时主考官看着红玉的脸,琢磨着,就算红玉什么都不演,只要能哭的出来,也就能过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个悲情剧,活脱脱给红玉演出了喜剧的范儿,直接把那主考官和闻笑赶来看戏的其他考官看的笑了全场,连带的,也直接断送了红玉的明,星,梦。


  这事啊,被当时陪考的少恭回来加油添醋的说了几天,搞的整个家族都知道红玉落选的事。那年过年,红玉过的惨烈啊。。。只要串门,就有亲戚问:“红玉啊,你那东北二人转,排的怎么样了?”红玉的暴脾气名声在外,敢说这事的基本都是长辈,她还不能回嘴,气得红玉在腊月里直接背包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让她在大学毕业后鬼使神差的成了一名自由摄影师。


  不得不说,这也是命。


  “大姐,晴雪也不是那意思。”兰生出来救场。红玉不发脾气还好,要是发起脾气来,谁都受不了。


  巽芳看到兰生的眼神,也跟着转移话题:“我说苏苏,这人也出来了,总要介绍一下吧。”


  李苏苏一脸不爽,但是看看陈等等还算期待的表情,才勉为其难的敷衍道:“大家,这是陈等等;等等,那是大家。”


  “。。。。。。”


  被指统称为大家的大家很不爽。


  陈等等抓了抓后脑勺,带着一丝初见生人的腼腆说:“我是李苏苏的朋友,陈等等。第一次见面就惹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对不起。”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就这一下,红玉、巽芳、晴雪三个人的心就被击到了,如果可以,她们真想捂胸倒地。


  多好的一小伙啊。怎么就被那面瘫。。。啊不对。。。给那面摊小老板给捡到便宜了呢。


  “也没多大的事。”被凉在一边的千觞走过来打哈哈:“我也早看这警报不顺眼, 早想拆了。。。”


  小云儿直接扑到陈等等怀里,说:“这可是我先看上的人,我刚才已经和他说好了,长大我得当他老婆的。”


  “喂。。。小云儿。。。你就这么抛弃爸爸了吗???”出来后就一直没有捞到说话机会的少恭泪流满面,整个一蠢爸爸模式启动。


  “没啊,小云儿就算嫁人了,还是可以回来看爸爸的。”小云儿说的头头是道,还反过来安慰她爸。


  “哥们,行啊。”兰生过来环着等等脖子说:“先不说你是第一个被小苏带回家的人,光是驯服我们家这大大小小几个女人的本事。。。你绝对第一。。。”边说边把抱着小云儿的陈等等往大屋里带:“这个我真心要请教请教,我现在追的姑娘也是这性子。。。我追了好久也没拿下。。。能传点经验不?”


  看着自家的兄弟姐妹和陈等等有说有笑的进了屋,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李苏苏抬头看看天,感觉自己被深深的,伤害到了。


  到底谁TM才是李家的儿子啊!!!!


  


  晚些时候,李苏苏把陈等等送回学院,临分别时,李苏苏问:“我没跟你说过我家的情况 ,你不会生气吧。”


  陈等等照例笑出大白牙:“不会啊,你家人都很热情,对我也很好。”


  李苏苏说:“不是家人那方面,是经济方面的。”李苏苏觉得自己还是很用心良苦的,他完全照顾到了陈等等这个要打三份工的苦B穷学生的心情。


  陈等等摆摆手:“完全不会。家里有钱就家里有钱,能投什么胎又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听了这话,李苏苏就放心啦,也没注意到这句话有什么问题。等着他悟到这句话的深刻内涵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了。


  李苏苏照例开摊卖面,那天晚上十一点多只有一个客人在吃面,他忙完后便坐在路灯下看当天的报纸。报纸的头版头条登着X港陈氏家族的长子到本市来捐资建学,不但给山区贫困村的孩子建了学校,也给本市几所大学建了图书馆。大标题下面洋洋洒洒的写着这个陈氏家族的悠久历史和世家成员的尊贵身份,尤其是几个男丁,简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可以拥有大额财产不说,还拥有爵位头衔。


  李苏苏正感叹着要不要也和少恭商量商量,年底时也拿出一些钱来资助些贫困生,陈等等到了。他把报纸放到桌子上,看到陈等等没走到他身边这一桌,而是在唯一坐着的那个客人对面坐下来,说着什么。


  面条下好,李苏苏端着面给陈等等送过去,陈等等却拉着李苏苏的手让他坐下。


  “哥,这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李苏苏。”陈等等用标准粤语说。


  对面的男人抬起头,挑着眉看着李苏苏。在昏暗的路灯下,李苏苏这才发现,这男人不就是报纸照片上的那个什么家族的长子嫡孙吗?


  “哥?”就一个字,李苏苏都感觉自己的声音在打颤。“他是你哥?”


  “童叟无欺,我大哥。”陈等等说。


  “他是你大哥,那你也是那什么家族的一员?”


  这个没等陈等等回答,坐在对面的陈大哥用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向李苏苏解释:“他是我家么子,William子爵。”


  李苏苏呆了呆,说:“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家的事,你不也才说嘛。”陈等等笑,露出大白牙:“我们扯平了啊。”


  看着带着不凡家世的陈家兄弟在自家小摊前吃着平价面,有说有笑,李苏苏独自风中凌乱,他又抬头看了看天。


  这。。。这也太扯了吧。 


END  

  


评论

热度(162)

  1. 陈汪汪与李喵喵搅基个铲铲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