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汪汪与李喵喵

霆峰,峰霆。。。其他cp看心情!

【霆峰rps】霆峰の日常 之 「床戏不会我教你啊」

小鬼:

  • 此文为rps,全是脑洞,切勿当真!

  • 好久没开荤了就来一发吧

  • 以及不喜欢小甜草的就请绕行吧0.0




霆峰の日常 

之 「床戏不会我教你啊」



陈伟霆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录节目休息的空档接到李易峰的emergency call。

 

“威廉,”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微许颤抖,是稍显激动的,小小得意的,并且透着几分紧张的,

“我要拍床戏了。”

 

当晚陈伟霆就订了张头等舱机票直飞上海,下机后直接杀到李易峰住的酒店房间。

一路上他脑内不断回响着李易峰在电话里露怯的求助。

 

——“可床戏该怎么演?我没经验。”

——“我教你。”

 

十一点五十分。

李易峰踩着酒店的白色拖鞋,动作懒懒地打开房门,站在门口不停摁响门铃的陈伟霆立即将他抱了个满怀,脚后跟随意地将门勾住关好。

“喂喂喂……你等等!”

李易峰企图挣脱正抱紧他一阵疯吻的陈伟霆。

对方捞紧他的腰身,手已不安分地潜进浴衣下摆,贪婪而急切地用力抚摸着光滑的皮肤,平时刀刃般锋利硬朗的嘴唇频频落在他的锁骨上、圆滑的肩头处、敞开的胸脯前,并带着暧昧的咬啮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突如其来又激烈非常的肢体接触让李易峰脑袋发懵,可他仍记得这回找陈伟霆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他反抗、他挣扎、他不依。

“陈伟霆你够了!”

李易峰低吼一声,努力维持理智地将右膝猛地上抬,差点撞上陈伟霆胯间的雄物,幸好他身手矫健躲得快,不过如此便给了李易峰逃窜喘息的机会。

他像猫一样灵巧地跳到房间里偌大的床上,蜷着身子狼狈地整理被恋人抚乱的衣衫。

“峰峰,你干嘛躲我?”

陈伟霆站在床边,双手抱胸,皱着眉心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李易峰。

“我没躲你。”

李易峰咽了口唾沫,细小的喉结上下滚动,圆溜溜的乌黑大眼睛怯生生往上盯着陈伟霆,眼角的地方泛着点点胭脂红,饱满的唇瓣润泽光亮,好像浸着湿润的水汽。浴袍本就宽松,遮不了多少地方,从陈伟霆的角度下探,那对骨节分明清晰的锁骨、浑身白得发亮的软白肌肤、露在浴袍外面的纤细脚踝、光洁白皙的脚背……春色无限,尽收眼底。

陈伟霆喉咙发紧,他单膝跪在床沿,两只劲瘦的手扣紧李易峰的肩膀,顺势往下滑,浴袍松散的衣襟沿着力道滑落敞开,将李易峰白嫩的肩头和前胸赤裸地暴露出来。

“没躲你踢我干嘛?”

仿佛是想起刚才那惊险一幕,如果真被踢到天知道多疼,所以他带着些许怒气地将李易峰摁倒,浓密柔顺的黑发散开在枕头上。陈伟霆踹掉两脚的皮鞋,长腿一跨,欺身而上。

“因为你一进门就……”李易峰脸一红,并不接着说,而是转移话题,“总之,我今天是找你有正事,你起来听我说。”

陈伟霆岿然不动地坐在他的大腿处,重心下压,那根已经抬头的凶狠器物触着他腿间的敏感,李易峰不好意思,脖子连同耳尖烧了个通红。

“你直接说。”

陈伟霆不为所动地命令道。

“就我明天跟杨幂有床戏啊,我、我第一次反正,真不知道怎么演,要是NG太多次也很尴尬,我又不像你,床戏经验那么丰富……”

说到最后小嘴撇了撇,似乎有点委屈。

陈伟霆斜嘴一笑,倒有几分邪肆得逞的意思:“所以我不是一进来就在教你吗?”

“你哪有!都没听我说情景就直接亲!”

“那你说说看,什么情景?”

“你能先起来吗?”

“不。”陈伟霆又将身体往下压几分,两个人的胸膛密不可分地贴在一块,“待会儿你又该躲了。”

李易峰双手捂住脸,不敢看陈伟霆凑得过近的色眯眯又性感到极致的面庞,否则他铁定又要缴械投降任人鱼肉。

“可这样真没办法说戏嘛!”李易峰的声音闷在合紧的掌心里,像猫炸毛似的闹别扭,抱怨完后又把两手往下放一些,露出亮晶晶的眸子,“我答应你之后肯定不躲,好不好嘛威廉哥……”

陈伟霆哪敌得过他的软硬兼施,这声威廉哥语气够萌态度够软,撒娇撒得恰到好处,娇得陈伟霆心尖颤动。

僵持几秒后,终是迁就地起身放过了李易峰。

他一条腿伸直,另条腿屈膝,靠在床头,专注地打量着兴致勃勃从抽屉里拿出剧本的李易峰。

李易峰迅速翻到床戏那页,乖巧地递到陈伟霆身前,笔直纤长的手指体贴地划拉几行字。

“喏,就是这场。”

陈伟霆飞速默读完,挑起单边眉毛意味不明地说道:“还真有够激烈的,表明心迹后从电梯口一直吻到房间,然后互脱衣服,放倒,接吻,拉开腿……”

“啊啊,你别念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呗!”

“前戏很长。”

“嗯……”李易峰有点蔫,耷拉着脑袋枕在陈伟霆的肩窝,软圆的精致下巴蹭着紧实的肌肉,“就还挺尴尬的,而且放倒后得我掌握主动权,导演说要足够逼真,所以表情和身体动作得很到位,当然了,关键部位肯定有被子挡着的。”

陈伟霆侧过头,视线往下瞥,凝视着发丝微微凌乱的李易峰,他可爱的腮帮子微鼓,嘴巴嘟起,挨自己挨得还那样近,真是无时无刻都在不自知地勾引人。

 

“床戏的重点是想象,你得幻想自己真的在和对方做爱。”

“我知道啊,但你能说点实际的吗?”

“简单来说,表情要爽,冲得要狠,喘得要凶。”

 

李易峰的表情呈天塌状,眉眼拧成结:“你说得也太简单了……”

陈伟霆叹口气,提着剧本在李易峰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孺子不可教,光说没用,直接跟我来一遍吧。”

“诶?”李易峰来了精神,撑直身子欢喜地说,“你演田心吗?”

陈伟霆轻轻嗤笑一声,握住李易峰的下颌,饶有趣味地审视他:“我演田心你吃得消?”

李易峰眨巴眨巴眼,不甘示弱地反驳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陈伟霆忍住嘲笑他的冲动,从床上起身走到门边,挺拔的背脊倚在墙上,他边慢条斯理地解着下身短裤的扣子,边用棱角分明的下巴朝李易峰抬了抬,示意让人主动过来。

他解裤头扣子的动作既流氓又带点优雅韵致,配合眼中不可一世的睥睨目光,充满一股无法撼动的霸气强势,魅惑又撩人,看得李易峰两腿发软心底发虚。

“你别底气不足,”陈伟霆勾起嘴角得意地瞅他,“就按剧本来,你说你喜欢我,然后扑上来亲。”

他喏喏点头:“噢、噢。”

 

调整情绪深呼吸,李易峰重新睁开眼,笃定地直视陈伟霆。

“田心,我喜欢你。”

随即飞扑到陈伟霆身上,微踮着脚捧住他的头开始接吻。

他们的性事素来是陈伟霆掌握主动权,李易峰习惯性犯懒加之体力不太好,几乎都处于被动地位,这回交换权利,李易峰本以为能尝尝鲜体会到不一样的感觉,没想到坚持没几分钟,他就累得口酸脚麻。

“唔,威廉,你好难亲……”

他松开嘴,咬着下唇楚楚可怜地抱怨道。

陈伟霆的块头比他大一号,为了找寻制高点,李易峰还得略略踮脚,而且对方几乎不给自己任何回应,虽然不会反抗,可舌头伸到他嘴里后,李易峰小小的软舌力气不够,卷不起来威廉的舌头,只好到处舔舐却不得其法,甚至有点笨手笨脚;可能角度也不太对,亲的时候还会牙磕牙,以致于他觉得陈伟霆相当难啃。

 

“你这亲法根本不对。”

 

陈伟霆严厉地指出,“这是上床的前戏,不是纯情地谈恋爱,你得吻得有激情点。”

被指出缺点后的李易峰心有不甘:“我很有激情啊,可你都不回应我。”

“我想给你回应的,”陈伟霆两臂圈住李易峰细软的腰肢,搂着往身前猛带,下体用力顶撞一下,尔后坏笑地在他耳边低声咬着字,“可你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

不知是被陈伟霆顶得还是被他说得,李易峰脸红得几乎冒烟,两只细细白白的手腕子抵在陈伟霆的胸肌上,想要逃离般地将身子往外抻:“我……我不知道,你让我冷静一下。”

“峰峰,这样吧。”

陈伟霆怕他会倒,体贴地上移一只手从后按住他单薄的背部,“你第一次演床戏,没什么经验,难免会紧张。不如我先给你示范地演一遍,你观摩我的表演,然后参考我的动作再演一次,会不会好点?”

他愣愣望着陈伟霆格外认真温柔的眼神,一时晃了神,半是犹疑地点头答应道:“好吧。”

 

然后攻守交替,换李易峰靠墙而立。

陈伟霆比他高那么一些,占点身高优势,所以能够倾身微垂头,刘海的阴影倒映在李易峰的眼睑上,让他感受到了微妙的压迫感。陈伟霆一旦入戏便气场凌人,那双故意被眯得狠厉细长的眼足具气势。

“李易峰,”

陈伟霆单臂撑在他的颈边,磁性喑哑的嗓音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

“我爱你。”

李易峰显然懵了,他本想说台词不对,可刚刚张口就立刻被陈伟霆疾疾压下来的嘴唇封紧。





>>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





 

事后清理完毕的李易峰精疲力竭地缩在陈伟霆怀里,累得眼皮都睁不开,临睡前还小声威胁陈伟霆说如果趁他睡着乱来,接下来几个月就别想再上他床。

陈伟霆知道他在说气话,没有放在心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在怀中人汗湿的额发上,祈求流逝的时光能在今晚稍加停驻。

 

翌日中午李易峰才睡足地清醒过来。

然昨晚搂他入睡的陈伟霆早已不见踪影。

李易峰抿着干涩的唇,虽然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模式,但起床就不见人的次数,他还是希望能够尽量减少。

床头柜上摆放着清淡的早餐和纾解疲劳的药剂,是陈伟霆一贯会为他准备的。

李易峰端起玻璃杯喝水,双脚点地时依然酸乏,不过仍在忍受范围内。

洗漱完毕的时候,李易峰接到了陈伟霆的慰问电话。

 

“峰峰,感觉怎么样?”

“托你鸿福,腰都快断了。”

“我不是故意的嘛。”

“结果你昨晚根本没教我怎么演床戏啊……”

“哦对,关于这个,”陈伟霆低低一笑,安慰道,“我走前跟幂姐和导演沟通过了,你放心,幂幂很有经验会带着点你,导演说了,这次拍摄手法会很煽情唯美,所以有大量局部特写,那些尴尬的亲热戏没你想象中那么多。”

李易峰不自觉地嘟哝着嘴,并非很愉快地反问道:“噢,所以咧?”

“所以峰峰你就只要露出昨晚那种撩人性感的表情就没问题了。”

“陈伟霆。”

“嗯?”

“下次见面我能打你吗?”

 

电话彼端的陈伟霆此时正在微笑。

他在脑里幻想着李易峰气急败坏闹别扭的委屈表情,突然很后悔走之前没再多亲昵一会儿。

他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相见后的短暂温存了。

 

 

“峰峰,那就下次见。”

陈伟霆柔声说。

 

“嗯。”

李易峰轻声答。





——————————

希望别被吞

其实真是被刷脚背和舌头图刷了好久 整个人都飞升了QAQ

峰宝就是很可爱很甜呀~至于撒娇,反正我之前看完康师傅健康走那个跟记者撒娇的采访,这点就深入我心了=.=软着声音说不要不要了好不好的小草杀伤力太大了。

以及写到后面困得神志不清 估计很多错别字 明天爬起来捉虫。。谢谢喜欢的小伙伴,然后我这人吃的是霆哥和小甜草的人设,这个系列都是这个人设,不喜欢的不适应的朋友就请别看了。

(图源自logo,侵删)



评论

热度(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