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汪汪与李喵喵

霆峰,峰霆。。。其他cp看心情!

【苏越】【峰霆】身不由己(正中红心后续)

猫di阁楼:

虽然阿霆没有伤的很重,但还是惊动了智哥。

 

智哥是帮派里的老大,一直很看好阿霆,一开始有火拼都是阿霆打头阵,有一次阿霆被人砍伤了背,智哥得知后心疼不已,况且智哥的女儿很钟意阿霆,智哥决定不让这个未来的女婿再去抛头露面,而是全心全意替打理自己手下的生意。

 

“这次天仔保护你有功,我会好好犒劳他,你以后也不要出去抛头露面了,”智哥放下手中的雪茄,轻轻拂过阿霆手臂上的伤疤,“南街那边的店,交给你,不要再搞得这个样子,Delia知道了又要骂我……”

指尖在伤疤处划过,阿霆很不适应,但也不敢抽回,另一只手在身侧紧紧攥成拳。

“是……”

 

从此往后,阿霆出门和回家的时间逐渐规律起来,姐姐以为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觉得放心的同时也旁敲侧击的暗示他该找个女朋友。

阿霆知道姐姐的良苦用心,姐姐自己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对爱情是向往又害怕的,虽然经常说阿霆你什么时候结婚,爸爸在天国就会安心了。但是姐姐也从未强求过阿霆去做什么,这样反倒让他更加愧疚。

 

姐姐的生日这天,阿霆特意提前回家,给姐姐挑了礼物,又去玩具店给michael买了她最喜欢的公仔,最后让天仔送他回家。

姐姐一边怪他乱买东西,一边又小心翼翼的戴上阿霆送的礼物,眼底的笑意看得阿霆好满足。

“那,今天我们喝一杯吧,就一杯可以了。”

姐姐从冰箱拿出两罐啤酒,递给阿霆一瓶,michael舔着手指上的奶油,目不转睛的看着uncle扯开易拉罐的盖子。

“姐,生日快乐……”

“只要你好好的,michael好好的,我天天都很快乐…”

“是不是真的啊……那我昨天放进洗衣机的衣服好像脱色把你的裙子染成蓝的了……喂!喂!姐不是说我好好的你就不生气的嘛!!不要揪耳朵啊……”

姐弟两人笑笑闹闹,michael把自己盘子的蛋糕吃完后听着妈咪和uncle的谈话睡着了,姐姐抱起michael把她放到床上,再回到客厅时,看见阿霆用手指画着啤酒罐的边缘出神。

“阿霆,想什么……女朋友啊?”

“不是啦……”

阿霆不好意思的看一眼姐姐,不敢想如果姐姐知道自己在想的是阿峰会怎么看自己。

“说真的,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还是说你找不到?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啊?”

“哇姐你那么看不起我,我要是征女友啊,从这里排到海边还有人插队喔!”

“那么厉害就找一个给我看看啊,光会说……”

“唉好了好了~不聊这个~喝一口就不愁了~”

果真像阿霆说的那样,快喝完了那一罐啤酒后真的不愁了,因为他明显敌不过那一点酒精,完全醉了过去,整个人躲在桌子底下,任凭姐姐怎么劝,就是不出来,而且不论姐姐说什么,他都半睁着眼睛拍掌大笑。

姐姐长得娇小,就算是平时都拉不动高自己一截的阿霆,更何况现在他已经神志不清,思来想去姐姐拨通了阿峰的电话。

 

“阿峰!你……天仔?”

听到铃声去开门,却发现门外的不是阿峰,而且是阿霆的朋友天仔。

“蓉姐好,霆哥的东西落我车上了,我打他电话他没接……”

“正好啊,你先进来,帮我把他拉出来!”

天仔穿着鞋就被姐姐拉进了房里,当看到饭桌下面的阿霆时他也吃了一惊,他那么崇拜的霆哥,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红着双颊,眼神迷蒙的看着自己傻笑的家伙?!

“他好像是醉了,就喝了一罐不到的啤酒…早知道他酒量那么差就不让他喝了…天仔,你帮我拉他出来先了……”

姐姐一边解释着,门铃又响了,姐姐跑去开门,这回真的是阿峰,听姐姐说阿霆喝醉了时他正在洗澡,随意套上一套家居服就跑过来了。

“阿霆,出来了,你在那里面干什么?”

阿峰跪在地上,弯着身子看着桌底下的阿霆,阿霆看看他,突然又开心的大笑起来。

阿峰试着抓住阿霆的手,可是阿霆虽然酒醉,动作却很快,猛的缩到墙边,碍于桌底空间太小,阿峰捞了一会儿起身,对一旁的天仔说,帮我把桌子挪开。

天仔从刚才就一直满腹疑问,他从未见过这个人,而看刚才姐姐的样子似乎跟这个人很熟悉,但这会儿不由得他多问,待阿峰钻到桌底抓住阿霆的双手时,天仔把整张饭桌从两人头顶移开。

“阿霆,别这样,听话,起来,站起来……”

在墙边缩成一团的阿霆显然对于头顶的遮挡物消失十分不满,却也乖乖的由着阿峰把他拉起来。

天仔跟着两人进了房间,姐姐拿来一条热毛巾,想帮阿霆擦一擦,阿霆坐在床沿,一扭头躲到阿峰的肩窝里,阿峰接过姐姐的毛巾说我来吧。

阿霆安分的让阿峰擦拭,眯着眼睛好像随时都要睡着,毛巾擦过他的耳边时,阿霆突然翻身坐正说好痒啊,你这个变态又想干什么?!

可能是刚才的动静太大,姐姐的房间里传来michael哭喊妈咪的声音,姐姐焦急的看一眼门外,又担忧的看看阿霆。

“你放心,我明天放假,今晚我来照顾他好了……”

姐姐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这才放心的回去哄michael。

 

这边阿霆还被酒精刺激得无比兴奋,抓住阿峰的手说我认得你的,你就是那个变态jingcha啊!

阿峰当然不会被一个醉鬼的话激怒,倒是一旁的天仔,听到jingcha这个词浑身一个激灵。

阿霆显然没有注意到天仔的存在,继续指着阿峰一脸认真的念到:

“哇……你真的很变态啊……从没有人敢对我做那种事啊,你好勇啊你!”

“你干嘛老是晃啊……其实你人不错的,姐姐钟意你,michael也钟意你,我也……嗝~”

阿霆说着说着打了个嗝,摇摇晃晃的整个人就向后倒去,阿峰赶忙抱住他的肩膀,一下靠近的距离让阿峰的脸在阿霆眼前放大,阿霆盯着阿峰看了一会儿,又眯起眼傻笑起来。

“我知道你要干嘛啦……你搞得我都快对女人没兴趣了…先警告你啊,再把舌头伸进来我就咬断它……”

说罢,在已经完全惊呆的天仔面前,阿霆捧住阿峰的脸,深深的吻下去。

 

 

醒来的时候有点头晕,倒也不是非常难受,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阿霆只能记得自己和姐姐还有michael庆祝生日,然后姐姐和自己喝了点酒,还有阿峰,那家伙怎么会来?阿霆甩甩脑袋觉得自己八成是出现幻觉了,撑起身子下床,落脚时阿霆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啊!!!!!!!!”

“喂!你干嘛睡在这里啊?!”

阿峰揉着一头乱发从地上坐起来,打了个哈欠问阿霆:

“你昨晚做了什么自己记得吗?”

“你管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强吻我算不算有关系?”

“哈~说谎也打个草稿好吗?”

阿峰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相册,点进了一张图举到阿霆面前。

照片上阿霆整个人缩在阿峰怀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双手还紧紧抓着阿峰腰间的衣服,而阿峰望着镜头,一脸春风得意。

这要是外人看了,肯定觉得这分明就是情侣秀恩爱的自拍,而且还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的那种。照片看得阿霆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简直跟八卦周刊上曝光的那种照一样,只想赶紧转移话题。

“那你干嘛躺地下?!”

“是你快天亮时给我踹下来的……”

“……”

“你睡品真的太糟糕了,一个晚上都在乱动……哎你看看,刚才你踩我那脚的地方是不是肿了……”

阿峰撩起衣服指指自己,阿霆咬着下唇恨恨的看着他,突然扑过去抢他的手机,两人在地上纠缠成一团,阿霆手一滑,手机被甩到了门边,想起身去捡,腰却被人紧紧搂住了。

阿峰在身后抱着他,撒娇一样的贴着他的颈侧,阿霆本能的要挣脱开,可是手上却迟迟没有动作,阿霆发现自己居然莫名的贪恋这样的拥抱,阿峰察觉到阿霆并不抗拒后,放松了搂抱的动作,但阿霆就是感到这个人不会松手。

“我那天已经说清楚了……”

“我那天也说清楚了。”

“我有什么好,街上那么多漂亮女孩……”

“可能因为我是变态吧……”

阿霆回过身看他,阿峰故意瞪大眼睛看回来,逗得阿霆忍不住笑出来,光线朦胧的房间里,阿峰呆看着阿霆微微低头,勾起嘴角,脸颊上的酒窝随着微笑的动作显现出来,长而密的睫毛投下丝丝阴影。

“你确实是变态…”

“你昨晚说,喜欢这个变态……”

“酒话你也信?”

“所以我等了一整晚,等你醒来再对我说一遍。”

阿霆自己都未曾和女孩说过这样的话,更没听过他人对自己说这些花言巧语,那种被什么撞了心口的感觉特别不适应。

“来吧,现在可以说了!”

“七醒…谁要跟你说…”

“……”

“喂……”

“?”

“昨晚,多谢你…”阿霆依稀想起了些片段,想起了阿峰把自己从桌底拉出来,想起了自己说阿峰其实人很不错….

“光说句谢谢就行了?你姐姐一通电话我连门都没锁就跑过来了,起码有点行…”

没发出音的那个“动”字,被阿霆含进了嘴里,阿峰目不转睛的盯着阿霆离自己近到失焦的眉眼,自己想要深入这个吻时阿霆已经偏头躲开,就是这么蜻蜓点水的一下,却惊起阿峰心中波澜万千。

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两人之间暧昧的空气,阿霆轻轻推开他,这才发现两人抱得太久,分开瞬间离体的温度叫人不舍。

“你没事吧?有没有感觉头很痛?不能喝酒怎么不跟姐姐说…你昨晚吓死我了,还好有阿峰在……”

“没事了…michael没有吓到吧?那就好……我好饿啊,姐有东西吃没有……”

“有…你先跟阿峰去客厅等一会,啊你以为呢,已经中午了,我炒两个菜很快的。”

阿霆回头叫阿峰,那人还没缓过神,看着他一脸迷惑,阿霆干脆往回两步拍他一掌。

“你这意思是……”

“出去吃饭。”

 

——醉酒的话你都信? 

——所以我等你醒来再对我说一遍。

如果醉酒时的吻带着疑问的话,那刚才这个,算是肯定的答复吧……

 

 

 

阿霆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才去南街的店里,天仔一直在帮他打理,也什么大事,听了几个小弟的汇报,天仔过来说智哥来了。

“我听人说,有个jingcha骚扰你?”

智哥一进来就遣走了所有小弟,招招手让阿霆也坐下。

阿霆被智哥这开门见山的话问傻了,下意识的去看平时天仔经常站的位置,小弟里他和天仔最亲近,但是自己从未跟天仔说过阿峰的事,智哥又怎么会知道?

“不过这也是常事,记得去年东口的太子想用5家店把你从我这里带走,这事还差点闹大,你也是,该注意点……”

“是…”

“长那么好看一张脸,又是单身,人家搞不清楚是当然的。”

阿霆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智哥了,他知道智哥的女儿Delia一直很喜欢自己,只是Delia是那种做朋友ok做情人no way的女孩,阿霆甚至都可以猜到智哥接下来要自己跟Delia在一起。

“Delia下个月要去国外,她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你就陪她一起,也顺便散散心。”

“智哥,店里面最近比较忙……”

“没事,我找个人先顶着,就去一两周,怎么你怕回来就没你的位置了?信不过我?”

“不是啊智哥……”

“那就行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等你们回来新店也装修好了,到时候都是你们的。”

智哥拍着阿霆的肩,阿霆不敢看他,只得轻轻的点头答应。

又嘱咐了几句要照看好Delia之类的话,智哥起身准备离开,阿霆替他拉开门,走出门外,小弟们立刻跟上来,智哥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

“官匪两条路,我想你明白我的话。”

 

 

 

就算醉过痛过也死心过

为你笑过喊过已不枉过

无限个凌晨要自己置身黑暗角落的我

别说这个世界有因果

我怕惧我爱得是否有错

无尽折磨爱你换来什么

 

 

洪卓立《凭什么爱你》


================================

这里的身不由己有两层意思


音悦大来宾又看了两次(我有病),每次都要跟着一起鼻子酸算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130)

  1. 陈汪汪与李喵喵猫di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木槿xy猫di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