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汪汪与李喵喵

霆峰,峰霆。。。其他cp看心情!

【苏越】【峰霆】身不由己(正中红心后续)

猫di阁楼:

虽然阿霆没有伤的很重,但还是惊动了智哥。

 

智哥是帮派里的老大,一直很看好阿霆,一开始有火拼都是阿霆打头阵,有一次阿霆被人砍伤了背,智哥得知后心疼不已,况且智哥的女儿很钟意阿霆,智哥决定不让这个未来的女婿再去抛头露面,而是全心全意替打理自己手下的生意。

 

“这次天仔保护你有功,我会好好犒劳他,你以后也不要出去抛头露面了,”智哥放下手中的雪茄,轻轻拂过阿霆手臂上的伤疤,“南街那边的店,交给你,不要再搞得这个样子,Delia知道了又要骂我……”

指尖在伤疤处划过,阿霆很不适应,但也不敢抽回,另一只手在身侧紧紧攥成拳。

“是……”

 

从此往后,阿霆出门和回家的时间逐渐规律起来,姐姐以为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觉得放心的同时也旁敲侧击的暗示他该找个女朋友。

阿霆知道姐姐的良苦用心,姐姐自己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对爱情是向往又害怕的,虽然经常说阿霆你什么时候结婚,爸爸在天国就会安心了。但是姐姐也从未强求过阿霆去做什么,这样反倒让他更加愧疚。

 

姐姐的生日这天,阿霆特意提前回家,给姐姐挑了礼物,又去玩具店给michael买了她最喜欢的公仔,最后让天仔送他回家。

姐姐一边怪他乱买东西,一边又小心翼翼的戴上阿霆送的礼物,眼底的笑意看得阿霆好满足。

“那,今天我们喝一杯吧,就一杯可以了。”

姐姐从冰箱拿出两罐啤酒,递给阿霆一瓶,michael舔着手指上的奶油,目不转睛的看着uncle扯开易拉罐的盖子。

“姐,生日快乐……”

“只要你好好的,michael好好的,我天天都很快乐…”

“是不是真的啊……那我昨天放进洗衣机的衣服好像脱色把你的裙子染成蓝的了……喂!喂!姐不是说我好好的你就不生气的嘛!!不要揪耳朵啊……”

姐弟两人笑笑闹闹,michael把自己盘子的蛋糕吃完后听着妈咪和uncle的谈话睡着了,姐姐抱起michael把她放到床上,再回到客厅时,看见阿霆用手指画着啤酒罐的边缘出神。

“阿霆,想什么……女朋友啊?”

“不是啦……”

阿霆不好意思的看一眼姐姐,不敢想如果姐姐知道自己在想的是阿峰会怎么看自己。

“说真的,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还是说你找不到?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啊?”

“哇姐你那么看不起我,我要是征女友啊,从这里排到海边还有人插队喔!”

“那么厉害就找一个给我看看啊,光会说……”

“唉好了好了~不聊这个~喝一口就不愁了~”

果真像阿霆说的那样,快喝完了那一罐啤酒后真的不愁了,因为他明显敌不过那一点酒精,完全醉了过去,整个人躲在桌子底下,任凭姐姐怎么劝,就是不出来,而且不论姐姐说什么,他都半睁着眼睛拍掌大笑。

姐姐长得娇小,就算是平时都拉不动高自己一截的阿霆,更何况现在他已经神志不清,思来想去姐姐拨通了阿峰的电话。

 

“阿峰!你……天仔?”

听到铃声去开门,却发现门外的不是阿峰,而且是阿霆的朋友天仔。

“蓉姐好,霆哥的东西落我车上了,我打他电话他没接……”

“正好啊,你先进来,帮我把他拉出来!”

天仔穿着鞋就被姐姐拉进了房里,当看到饭桌下面的阿霆时他也吃了一惊,他那么崇拜的霆哥,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红着双颊,眼神迷蒙的看着自己傻笑的家伙?!

“他好像是醉了,就喝了一罐不到的啤酒…早知道他酒量那么差就不让他喝了…天仔,你帮我拉他出来先了……”

姐姐一边解释着,门铃又响了,姐姐跑去开门,这回真的是阿峰,听姐姐说阿霆喝醉了时他正在洗澡,随意套上一套家居服就跑过来了。

“阿霆,出来了,你在那里面干什么?”

阿峰跪在地上,弯着身子看着桌底下的阿霆,阿霆看看他,突然又开心的大笑起来。

阿峰试着抓住阿霆的手,可是阿霆虽然酒醉,动作却很快,猛的缩到墙边,碍于桌底空间太小,阿峰捞了一会儿起身,对一旁的天仔说,帮我把桌子挪开。

天仔从刚才就一直满腹疑问,他从未见过这个人,而看刚才姐姐的样子似乎跟这个人很熟悉,但这会儿不由得他多问,待阿峰钻到桌底抓住阿霆的双手时,天仔把整张饭桌从两人头顶移开。

“阿霆,别这样,听话,起来,站起来……”

在墙边缩成一团的阿霆显然对于头顶的遮挡物消失十分不满,却也乖乖的由着阿峰把他拉起来。

天仔跟着两人进了房间,姐姐拿来一条热毛巾,想帮阿霆擦一擦,阿霆坐在床沿,一扭头躲到阿峰的肩窝里,阿峰接过姐姐的毛巾说我来吧。

阿霆安分的让阿峰擦拭,眯着眼睛好像随时都要睡着,毛巾擦过他的耳边时,阿霆突然翻身坐正说好痒啊,你这个变态又想干什么?!

可能是刚才的动静太大,姐姐的房间里传来michael哭喊妈咪的声音,姐姐焦急的看一眼门外,又担忧的看看阿霆。

“你放心,我明天放假,今晚我来照顾他好了……”

姐姐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这才放心的回去哄michael。

 

这边阿霆还被酒精刺激得无比兴奋,抓住阿峰的手说我认得你的,你就是那个变态jingcha啊!

阿峰当然不会被一个醉鬼的话激怒,倒是一旁的天仔,听到jingcha这个词浑身一个激灵。

阿霆显然没有注意到天仔的存在,继续指着阿峰一脸认真的念到:

“哇……你真的很变态啊……从没有人敢对我做那种事啊,你好勇啊你!”

“你干嘛老是晃啊……其实你人不错的,姐姐钟意你,michael也钟意你,我也……嗝~”

阿霆说着说着打了个嗝,摇摇晃晃的整个人就向后倒去,阿峰赶忙抱住他的肩膀,一下靠近的距离让阿峰的脸在阿霆眼前放大,阿霆盯着阿峰看了一会儿,又眯起眼傻笑起来。

“我知道你要干嘛啦……你搞得我都快对女人没兴趣了…先警告你啊,再把舌头伸进来我就咬断它……”

说罢,在已经完全惊呆的天仔面前,阿霆捧住阿峰的脸,深深的吻下去。

 

 

醒来的时候有点头晕,倒也不是非常难受,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阿霆只能记得自己和姐姐还有michael庆祝生日,然后姐姐和自己喝了点酒,还有阿峰,那家伙怎么会来?阿霆甩甩脑袋觉得自己八成是出现幻觉了,撑起身子下床,落脚时阿霆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啊!!!!!!!!”

“喂!你干嘛睡在这里啊?!”

阿峰揉着一头乱发从地上坐起来,打了个哈欠问阿霆:

“你昨晚做了什么自己记得吗?”

“你管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强吻我算不算有关系?”

“哈~说谎也打个草稿好吗?”

阿峰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相册,点进了一张图举到阿霆面前。

照片上阿霆整个人缩在阿峰怀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双手还紧紧抓着阿峰腰间的衣服,而阿峰望着镜头,一脸春风得意。

这要是外人看了,肯定觉得这分明就是情侣秀恩爱的自拍,而且还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的那种。照片看得阿霆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简直跟八卦周刊上曝光的那种照一样,只想赶紧转移话题。

“那你干嘛躺地下?!”

“是你快天亮时给我踹下来的……”

“……”

“你睡品真的太糟糕了,一个晚上都在乱动……哎你看看,刚才你踩我那脚的地方是不是肿了……”

阿峰撩起衣服指指自己,阿霆咬着下唇恨恨的看着他,突然扑过去抢他的手机,两人在地上纠缠成一团,阿霆手一滑,手机被甩到了门边,想起身去捡,腰却被人紧紧搂住了。

阿峰在身后抱着他,撒娇一样的贴着他的颈侧,阿霆本能的要挣脱开,可是手上却迟迟没有动作,阿霆发现自己居然莫名的贪恋这样的拥抱,阿峰察觉到阿霆并不抗拒后,放松了搂抱的动作,但阿霆就是感到这个人不会松手。

“我那天已经说清楚了……”

“我那天也说清楚了。”

“我有什么好,街上那么多漂亮女孩……”

“可能因为我是变态吧……”

阿霆回过身看他,阿峰故意瞪大眼睛看回来,逗得阿霆忍不住笑出来,光线朦胧的房间里,阿峰呆看着阿霆微微低头,勾起嘴角,脸颊上的酒窝随着微笑的动作显现出来,长而密的睫毛投下丝丝阴影。

“你确实是变态…”

“你昨晚说,喜欢这个变态……”

“酒话你也信?”

“所以我等了一整晚,等你醒来再对我说一遍。”

阿霆自己都未曾和女孩说过这样的话,更没听过他人对自己说这些花言巧语,那种被什么撞了心口的感觉特别不适应。

“来吧,现在可以说了!”

“七醒…谁要跟你说…”

“……”

“喂……”

“?”

“昨晚,多谢你…”阿霆依稀想起了些片段,想起了阿峰把自己从桌底拉出来,想起了自己说阿峰其实人很不错….

“光说句谢谢就行了?你姐姐一通电话我连门都没锁就跑过来了,起码有点行…”

没发出音的那个“动”字,被阿霆含进了嘴里,阿峰目不转睛的盯着阿霆离自己近到失焦的眉眼,自己想要深入这个吻时阿霆已经偏头躲开,就是这么蜻蜓点水的一下,却惊起阿峰心中波澜万千。

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两人之间暧昧的空气,阿霆轻轻推开他,这才发现两人抱得太久,分开瞬间离体的温度叫人不舍。

“你没事吧?有没有感觉头很痛?不能喝酒怎么不跟姐姐说…你昨晚吓死我了,还好有阿峰在……”

“没事了…michael没有吓到吧?那就好……我好饿啊,姐有东西吃没有……”

“有…你先跟阿峰去客厅等一会,啊你以为呢,已经中午了,我炒两个菜很快的。”

阿霆回头叫阿峰,那人还没缓过神,看着他一脸迷惑,阿霆干脆往回两步拍他一掌。

“你这意思是……”

“出去吃饭。”

 

——醉酒的话你都信? 

——所以我等你醒来再对我说一遍。

如果醉酒时的吻带着疑问的话,那刚才这个,算是肯定的答复吧……

 

 

 

阿霆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才去南街的店里,天仔一直在帮他打理,也什么大事,听了几个小弟的汇报,天仔过来说智哥来了。

“我听人说,有个jingcha骚扰你?”

智哥一进来就遣走了所有小弟,招招手让阿霆也坐下。

阿霆被智哥这开门见山的话问傻了,下意识的去看平时天仔经常站的位置,小弟里他和天仔最亲近,但是自己从未跟天仔说过阿峰的事,智哥又怎么会知道?

“不过这也是常事,记得去年东口的太子想用5家店把你从我这里带走,这事还差点闹大,你也是,该注意点……”

“是…”

“长那么好看一张脸,又是单身,人家搞不清楚是当然的。”

阿霆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智哥了,他知道智哥的女儿Delia一直很喜欢自己,只是Delia是那种做朋友ok做情人no way的女孩,阿霆甚至都可以猜到智哥接下来要自己跟Delia在一起。

“Delia下个月要去国外,她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你就陪她一起,也顺便散散心。”

“智哥,店里面最近比较忙……”

“没事,我找个人先顶着,就去一两周,怎么你怕回来就没你的位置了?信不过我?”

“不是啊智哥……”

“那就行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等你们回来新店也装修好了,到时候都是你们的。”

智哥拍着阿霆的肩,阿霆不敢看他,只得轻轻的点头答应。

又嘱咐了几句要照看好Delia之类的话,智哥起身准备离开,阿霆替他拉开门,走出门外,小弟们立刻跟上来,智哥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

“官匪两条路,我想你明白我的话。”

 

 

 

就算醉过痛过也死心过

为你笑过喊过已不枉过

无限个凌晨要自己置身黑暗角落的我

别说这个世界有因果

我怕惧我爱得是否有错

无尽折磨爱你换来什么

 

 

洪卓立《凭什么爱你》


================================

这里的身不由己有两层意思


音悦大来宾又看了两次(我有病),每次都要跟着一起鼻子酸算怎么回事……

【苏越】【峰霆】正中红心(射击练习后续)

猫di阁楼:

正中红心

 

 

阿霆从来没有那么怕回家过。

 

那天的事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每次远远的看见那个熟悉的瘦高身影他都要绕道走,有时候甚至放弃坐电梯从安全通道走上25楼。

 

打开家门,阿霆发现门口有一双男鞋,站在玄关边换鞋边问姐姐是不是来客人了。

 

“真是多谢你了…”

“没什么,邻里之间,应该的。”

 

阿霆看见那个和姐姐说话的人时,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都说差佬狡猾奸诈果然是真的!!

 

“你来我家干嘛?!”

“我……”

“阿霆啊,今天回来那么早?李sir刚才帮我换灯泡,厕所的灯烧掉了…”

阿霆哪里听得进姐姐的话,他就知道这个非礼他的家伙现在跑到他家里来了,现在阿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他剁成肉酱。

“李sir不如留下来吃饭啦,michael都好喜欢你啊~”

“楼下的小猫小狗michael都好钟意啊,姐人家jingcha好忙的,没空吃饭…”

阿峰含笑看着说气话的阿霆,然后婉拒了姐姐的邀请。

阿峰走后姐姐给了阿霆一个爆粟,然后开始叨念着阿霆不懂礼貌,人家李sir是多好多好的人,刚才帮自己搬东西换灯泡balabalabala…

 

过了两天阿霆又在自己家看见了那个阿峰,这回是来帮姐姐修电脑,姐姐开了网店所以电脑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磨磨唧唧的弄到很晚,阿霆怕姐姐太累让她带michael先去睡。

姐姐卧室的门刚一关,刚才还一副正直电脑维修员面孔的阿峰一把扯过抱着胸站在旁边的阿霆。

阿霆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到阿峰身上,一边挣脱他的手一边压低声音骂,“找死啊你..喂!修完就滚啊!”

“那天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阿霆很不适应,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

“这是你那天落在我家的,我洗干净了,还你…”

阿霆手里被塞进了一团东西,举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内裤。

阿霆觉得自己现在好想用这个捂死阿峰…什么鬼东西你还洗干净还我?!

“放手…知道错了就快滚…以后我都不想看见你…还有不要来骚扰我姐…”

“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鬼!喂!不准摸!!”

“我也不想那样的,可是那天我真的忍不住…”

“忍不住不会去找女人啊?!我又不是出来卖….唔…唔嗯!!!”

阿峰捂着阿霆的嘴,看着姐姐卧房的门,压低声音说你太大声了。

阿霆被捂着嘴唔唔的想说话,阿峰的手刚移开一些,阿霆就猛的一口咬住阿峰的食指,力道之大好像把所有愤恨都灌注在上面了,他知道阿峰一定很疼,可那人一声都没叫出来,最后受不了了,用另一只手掐了阿霆的腰眼,阿霆才一个激灵松了口。

 

阿霆一脸得意的看着阿峰食指上那圈醒目的牙印,觉得自己太机智了,没想到阿峰不以为然的甩甩被咬的手,抬起头来时阿霆觉得他眼神都变了。

“你修好了就….别..嗯…”

阿峰一只手按在他脑后,一只手压着他的腰以免他逃跑,贴得密不透风的唇间,一场追逐战正在上演,好容易推开一点距离,得一次呼吸的自由,又马上被带进下一场狂风暴雨中,阿霆第一次觉得口腔里的空间小得令人发指,一开始他想将阿峰探进来的舌顶回去,可是莫名其妙的就被紧紧纠缠住了,对方像在戏弄他一般,一会儿柔情似水的撩拨舔弄,一会儿又霸道蛮横的搅动吮吸,待最后阿霆终于被放开时,两人间牵出一道暧昧的情丝。

阿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觉得胸口像擂鼓一般,他无意识的伸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好像这样就可以让它镇定下来,微微一抬头,阿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一慌神向后一步撞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姐姐的卧室,阿霆觉得自己想在的样子一定很丢脸,要是让他那一班小弟们看见,他以后都不用混了。

“我…”

听到阿峰贴着自己耳边低沉的声音,阿霆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只手挡在胸前,一只手向后在桌子上摸索重物,心想他要是再靠过来自己就必须采取措施。

“我回去了。”

意外的,阿峰什么也没做,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阿霆愤愤的咬着下唇对着他的背影竖起了中指。

 

 

阿霆这几天都心不在焉,他跟姐姐说自己辞了便利店收银的工作,找了其他的,姐姐问做什么,他只是含糊的说在一个朋友的店里帮忙。

小弟们也看出阿霆的异常,天仔是小弟里最崇拜阿霆的,只要是阿霆叫他去做的事他没有任何拒绝,而且这个家伙长得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像个人畜无害的高中生,谁想得到他砍人时冷血无情,毫不手软。

“霆哥…霆哥…霆哥!!”

“……嗯?怎么,他又想拖到下个月?”

“是啊,霆哥怎么处理。”

“把这些钱给他…汤药费…”站起来,理理衣服,转身丢下一个字,“打。”

这段时间阿峰总是已各种理由时不时的在他家出现,而且姐姐好喜欢他,不知是不是阿峰对姐姐说了什么,姐姐一直以为阿峰和阿霆是朋友,喜欢斗嘴的那种,偶尔阿峰也会留下来吃饭,饭桌下面阿霆总要提防悄无声息爬上自己大腿的手,或者是蹭着自己的腿,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猜着方向一脚踩下去,每次都正中目标,余光瞟到阿峰忍痛咽下嘴里的菜,阿霆觉得这饭吃得真香。

阿峰喜欢在人后对他做些小动作,帮忙拿碗的时候摸一下他的腰,在电梯口碰到的时候悄悄从后面拍一掌他的屁股作为打招呼。

更超过的事情,再没有做过,阿霆以为他也可以跟阿峰这样,做损友,反正阿峰喜欢他是阿峰自己的事情,或许就是一时兴起,久而久之就淡了,阿霆看来,这个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但前提是阿峰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霆哥,跟女朋友玩那么high哦..”天仔一边吃饭一边笑着问,其他的小弟也跟着起哄,说霆哥一定是找了个漂亮的女友,怕被抢不愿让他们见。

阿霆知道他们说的是自己的被破皮的嘴唇,那是前天阿峰吻他的时候弄破的,阿峰喜欢潮湿的舌吻,而且每次时间都很长,阿霆受不了了就扭动着反抗,阿峰恋恋不舍的想去含住他的软舌,结果不小心碰伤了他的嘴。

“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啊?!那么多废话….”

“霆哥,赌场那边新来了几个发牌的小妹,看上去很有料哦,而且应该都是原封货…有没有兴趣…”

“没有。”

“所以说阿伦你为什么做不了大哥,现在谁还玩小妹,霆哥,姣姐那边有新货,正哦…”

“没兴趣。”

天仔和一众小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哦~~~~”的开始起哄。

“霆哥是遇到真命天女了,要守身如玉咯~”

“以后不能一起愉快的玩杂交派对了~~so sad…”

阿霆觉得自己一定要找时间好好整治一下这帮混蛋,其实他不是没有找过女人,毕竟是个20来岁的正常男人,有需求就要解决,只是莫名其妙的,每次那些女人吻他,他都感觉太柔和了,做得也不尽兴,他抽着烟躺在床上时,就会想起阿峰绵长的吻,想起阿峰那天对他做的事,发现自己在将阿峰和这些风尘女子做比较,他就觉得自己堕落了,阿峰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喜欢自己的笨蛋jingcha罢了。

吃完饭,天仔和阿霆在路边等阿伦把车开过来,突然一辆银色的小车停在他们面前,上面下来两个拿着砍刀的人不由分说就挥刀向他们砍去。

“喂!”

阿霆猛的推了天仔一把,那挥来的刀扑了个空,天仔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了家伙和那两人打起来,阿霆没带武器,他去掏天仔的包发现里面空了,又一边躲闪着一边找可以攻击的东西,天仔这时陷在混战中,身上的浅色衬衫染上了扎眼的红,阿霆管不了那么多,随手抄起什么就上前去帮忙。

天仔虽然受伤,但是武力值爆表,三两下就把其中一个砍到在地,另一个被阿霆撂倒在地,天仔走过来狠狠的一刀扎下去,还想再补几刀时,阿霆拉住他,阿伦的车已经到了,对他们大喊jingcha来了,阿霆把天仔推到车边叫他快走,他自己手上没有武器而且没有明显的血迹和伤,分开走比较安全。

天仔和阿伦离开后,阿霆转身走进一旁的小巷,小巷通往另一条路,他很快走到了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观察了四周没有异样后,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给天仔打电话。

“阿霆?”

听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阿霆差点把手机都掉地上了,镇定一下他决定当做没听见继续走。

“阿霆!”

那人干脆上来拉住自己,用力之大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电话那头天仔焦急的问他怎么了,他简短的说了句没事你们回去吧就挂了电话。

“干什么?”

原来刚才之所以感觉那么痛,是因为自己的小臂上有刀伤,阿峰拉住他时又正好按在伤处,还好他穿的衣服颜色较暗,刀口虽长却不是很深。

他回头看着阿峰,语气里满是不耐烦,阿峰深深的看着他,没再继续说话,拉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往前走,阿霆一开始还在挣扎,挣不开又碍于街上人多,阿峰还穿着制服,不管怎么样先下自己和他在一起时安全的,就任由阿峰拉着。

 

阿峰只是把他带回自己家。

“脱衣服。”

“你干嘛?!趁人之危啊!”

“脱衣服,给你洗一下伤口。”

“这种伤不要紧的,我回去了。”

“让你姐看见了也不要紧?”

阿霆停下,返回去,乖乖脱掉了上衣。

伤口从关节处一直延伸到手腕,阿峰给他清洗干净后消了毒,随后又拿了一件衣服给他。

“做什么?”

“换上,你衣服破了,穿回去你姐问你你怎么说?”

“……就说是不小心划破的咯….”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阿霆还是把衣服换上了,犹豫的看着收拾药箱的阿峰。

“我还要回去交班,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喂!你不要装傻了!”

阿峰站在门前回过头来,阿霆走过来,伸出还在微微渗血的伤处。

“我是这种人,你也看到了,以后不要来我家了,今天算你帮我一个忙,以后…”

阿峰堵住了他的话,又把他带入了熟悉的深吻中,阿霆此时觉得胸口好闷,被堵着嘴无法呼吸让他更加难受,使尽全力推开阿峰。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跟你说了我是古惑仔了!你是差佬啊!你还说喜欢我,我们不可能知道吗?!!!我到底…”

“我喜欢你,”阿峰打断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像思索过很久,“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谁都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包括你。”

 

 

阿霆站在玄关,看着合上的门,久久没有动作。

好像有一把箭射中了他,而且,正中红心。


=============================================

来吧,小伙伴们告诉我你们是喜欢肉,还是喜欢我。

太累,这篇就这样吧……《扎职》颜很高但是太血腥(个人观点),大家股耐……

PS.在听马兰兰的《落花》,听到写不出甜……

【苏越】【峰霆】正中红心(射击练习后续)

猫di阁楼:

正中红心

 

 

阿霆从来没有那么怕回家过。

 

那天的事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每次远远的看见那个熟悉的瘦高身影他都要绕道走,有时候甚至放弃坐电梯从安全通道走上25楼。

 

打开家门,阿霆发现门口有一双男鞋,站在玄关边换鞋边问姐姐是不是来客人了。

 

“真是多谢你了…”

“没什么,邻里之间,应该的。”

 

阿霆看见那个和姐姐说话的人时,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都说差佬狡猾奸诈果然是真的!!

 

“你来我家干嘛?!”

“我……”

“阿霆啊,今天回来那么早?李sir刚才帮我换灯泡,厕所的灯烧掉了…”

阿霆哪里听得进姐姐的话,他就知道这个非礼他的家伙现在跑到他家里来了,现在阿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他剁成肉酱。

“李sir不如留下来吃饭啦,michael都好喜欢你啊~”

“楼下的小猫小狗michael都好钟意啊,姐人家jingcha好忙的,没空吃饭…”

阿峰含笑看着说气话的阿霆,然后婉拒了姐姐的邀请。

阿峰走后姐姐给了阿霆一个爆粟,然后开始叨念着阿霆不懂礼貌,人家李sir是多好多好的人,刚才帮自己搬东西换灯泡balabalabala…

 

过了两天阿霆又在自己家看见了那个阿峰,这回是来帮姐姐修电脑,姐姐开了网店所以电脑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磨磨唧唧的弄到很晚,阿霆怕姐姐太累让她带michael先去睡。

姐姐卧室的门刚一关,刚才还一副正直电脑维修员面孔的阿峰一把扯过抱着胸站在旁边的阿霆。

阿霆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到阿峰身上,一边挣脱他的手一边压低声音骂,“找死啊你..喂!修完就滚啊!”

“那天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阿霆很不适应,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

“这是你那天落在我家的,我洗干净了,还你…”

阿霆手里被塞进了一团东西,举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内裤。

阿霆觉得自己现在好想用这个捂死阿峰…什么鬼东西你还洗干净还我?!

“放手…知道错了就快滚…以后我都不想看见你…还有不要来骚扰我姐…”

“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鬼!喂!不准摸!!”

“我也不想那样的,可是那天我真的忍不住…”

“忍不住不会去找女人啊?!我又不是出来卖….唔…唔嗯!!!”

阿峰捂着阿霆的嘴,看着姐姐卧房的门,压低声音说你太大声了。

阿霆被捂着嘴唔唔的想说话,阿峰的手刚移开一些,阿霆就猛的一口咬住阿峰的食指,力道之大好像把所有愤恨都灌注在上面了,他知道阿峰一定很疼,可那人一声都没叫出来,最后受不了了,用另一只手掐了阿霆的腰眼,阿霆才一个激灵松了口。

 

阿霆一脸得意的看着阿峰食指上那圈醒目的牙印,觉得自己太机智了,没想到阿峰不以为然的甩甩被咬的手,抬起头来时阿霆觉得他眼神都变了。

“你修好了就….别..嗯…”

阿峰一只手按在他脑后,一只手压着他的腰以免他逃跑,贴得密不透风的唇间,一场追逐战正在上演,好容易推开一点距离,得一次呼吸的自由,又马上被带进下一场狂风暴雨中,阿霆第一次觉得口腔里的空间小得令人发指,一开始他想将阿峰探进来的舌顶回去,可是莫名其妙的就被紧紧纠缠住了,对方像在戏弄他一般,一会儿柔情似水的撩拨舔弄,一会儿又霸道蛮横的搅动吮吸,待最后阿霆终于被放开时,两人间牵出一道暧昧的情丝。

阿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觉得胸口像擂鼓一般,他无意识的伸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好像这样就可以让它镇定下来,微微一抬头,阿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一慌神向后一步撞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姐姐的卧室,阿霆觉得自己想在的样子一定很丢脸,要是让他那一班小弟们看见,他以后都不用混了。

“我…”

听到阿峰贴着自己耳边低沉的声音,阿霆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只手挡在胸前,一只手向后在桌子上摸索重物,心想他要是再靠过来自己就必须采取措施。

“我回去了。”

意外的,阿峰什么也没做,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阿霆愤愤的咬着下唇对着他的背影竖起了中指。

 

 

阿霆这几天都心不在焉,他跟姐姐说自己辞了便利店收银的工作,找了其他的,姐姐问做什么,他只是含糊的说在一个朋友的店里帮忙。

小弟们也看出阿霆的异常,天仔是小弟里最崇拜阿霆的,只要是阿霆叫他去做的事他没有任何拒绝,而且这个家伙长得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像个人畜无害的高中生,谁想得到他砍人时冷血无情,毫不手软。

“霆哥…霆哥…霆哥!!”

“……嗯?怎么,他又想拖到下个月?”

“是啊,霆哥怎么处理。”

“把这些钱给他…汤药费…”站起来,理理衣服,转身丢下一个字,“打。”

这段时间阿峰总是已各种理由时不时的在他家出现,而且姐姐好喜欢他,不知是不是阿峰对姐姐说了什么,姐姐一直以为阿峰和阿霆是朋友,喜欢斗嘴的那种,偶尔阿峰也会留下来吃饭,饭桌下面阿霆总要提防悄无声息爬上自己大腿的手,或者是蹭着自己的腿,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猜着方向一脚踩下去,每次都正中目标,余光瞟到阿峰忍痛咽下嘴里的菜,阿霆觉得这饭吃得真香。

阿峰喜欢在人后对他做些小动作,帮忙拿碗的时候摸一下他的腰,在电梯口碰到的时候悄悄从后面拍一掌他的屁股作为打招呼。

更超过的事情,再没有做过,阿霆以为他也可以跟阿峰这样,做损友,反正阿峰喜欢他是阿峰自己的事情,或许就是一时兴起,久而久之就淡了,阿霆看来,这个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但前提是阿峰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霆哥,跟女朋友玩那么high哦..”天仔一边吃饭一边笑着问,其他的小弟也跟着起哄,说霆哥一定是找了个漂亮的女友,怕被抢不愿让他们见。

阿霆知道他们说的是自己的被破皮的嘴唇,那是前天阿峰吻他的时候弄破的,阿峰喜欢潮湿的舌吻,而且每次时间都很长,阿霆受不了了就扭动着反抗,阿峰恋恋不舍的想去含住他的软舌,结果不小心碰伤了他的嘴。

“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啊?!那么多废话….”

“霆哥,赌场那边新来了几个发牌的小妹,看上去很有料哦,而且应该都是原封货…有没有兴趣…”

“没有。”

“所以说阿伦你为什么做不了大哥,现在谁还玩小妹,霆哥,姣姐那边有新货,正哦…”

“没兴趣。”

天仔和一众小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哦~~~~”的开始起哄。

“霆哥是遇到真命天女了,要守身如玉咯~”

“以后不能一起愉快的玩杂交派对了~~so sad…”

阿霆觉得自己一定要找时间好好整治一下这帮混蛋,其实他不是没有找过女人,毕竟是个20来岁的正常男人,有需求就要解决,只是莫名其妙的,每次那些女人吻他,他都感觉太柔和了,做得也不尽兴,他抽着烟躺在床上时,就会想起阿峰绵长的吻,想起阿峰那天对他做的事,发现自己在将阿峰和这些风尘女子做比较,他就觉得自己堕落了,阿峰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喜欢自己的笨蛋jingcha罢了。

吃完饭,天仔和阿霆在路边等阿伦把车开过来,突然一辆银色的小车停在他们面前,上面下来两个拿着砍刀的人不由分说就挥刀向他们砍去。

“喂!”

阿霆猛的推了天仔一把,那挥来的刀扑了个空,天仔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了家伙和那两人打起来,阿霆没带武器,他去掏天仔的包发现里面空了,又一边躲闪着一边找可以攻击的东西,天仔这时陷在混战中,身上的浅色衬衫染上了扎眼的红,阿霆管不了那么多,随手抄起什么就上前去帮忙。

天仔虽然受伤,但是武力值爆表,三两下就把其中一个砍到在地,另一个被阿霆撂倒在地,天仔走过来狠狠的一刀扎下去,还想再补几刀时,阿霆拉住他,阿伦的车已经到了,对他们大喊jingcha来了,阿霆把天仔推到车边叫他快走,他自己手上没有武器而且没有明显的血迹和伤,分开走比较安全。

天仔和阿伦离开后,阿霆转身走进一旁的小巷,小巷通往另一条路,他很快走到了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观察了四周没有异样后,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给天仔打电话。

“阿霆?”

听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阿霆差点把手机都掉地上了,镇定一下他决定当做没听见继续走。

“阿霆!”

那人干脆上来拉住自己,用力之大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电话那头天仔焦急的问他怎么了,他简短的说了句没事你们回去吧就挂了电话。

“干什么?”

原来刚才之所以感觉那么痛,是因为自己的小臂上有刀伤,阿峰拉住他时又正好按在伤处,还好他穿的衣服颜色较暗,刀口虽长却不是很深。

他回头看着阿峰,语气里满是不耐烦,阿峰深深的看着他,没再继续说话,拉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往前走,阿霆一开始还在挣扎,挣不开又碍于街上人多,阿峰还穿着制服,不管怎么样先下自己和他在一起时安全的,就任由阿峰拉着。

 

阿峰只是把他带回自己家。

“脱衣服。”

“你干嘛?!趁人之危啊!”

“脱衣服,给你洗一下伤口。”

“这种伤不要紧的,我回去了。”

“让你姐看见了也不要紧?”

阿霆停下,返回去,乖乖脱掉了上衣。

伤口从关节处一直延伸到手腕,阿峰给他清洗干净后消了毒,随后又拿了一件衣服给他。

“做什么?”

“换上,你衣服破了,穿回去你姐问你你怎么说?”

“……就说是不小心划破的咯….”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阿霆还是把衣服换上了,犹豫的看着收拾药箱的阿峰。

“我还要回去交班,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喂!你不要装傻了!”

阿峰站在门前回过头来,阿霆走过来,伸出还在微微渗血的伤处。

“我是这种人,你也看到了,以后不要来我家了,今天算你帮我一个忙,以后…”

阿峰堵住了他的话,又把他带入了熟悉的深吻中,阿霆此时觉得胸口好闷,被堵着嘴无法呼吸让他更加难受,使尽全力推开阿峰。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跟你说了我是古惑仔了!你是差佬啊!你还说喜欢我,我们不可能知道吗?!!!我到底…”

“我喜欢你,”阿峰打断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像思索过很久,“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谁都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包括你。”

 

 

阿霆站在玄关,看着合上的门,久久没有动作。

好像有一把箭射中了他,而且,正中红心。


=============================================

来吧,小伙伴们告诉我你们是喜欢肉,还是喜欢我。

太累,这篇就这样吧……《扎职》颜很高但是太血腥(个人观点),大家股耐……

PS.在听马兰兰的《落花》,听到写不出甜……

【苏越】【峰霆】正中红心(射击练习后续)

猫di阁楼:

正中红心

 

 

阿霆从来没有那么怕回家过。

 

那天的事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每次远远的看见那个熟悉的瘦高身影他都要绕道走,有时候甚至放弃坐电梯从安全通道走上25楼。

 

打开家门,阿霆发现门口有一双男鞋,站在玄关边换鞋边问姐姐是不是来客人了。

 

“真是多谢你了…”

“没什么,邻里之间,应该的。”

 

阿霆看见那个和姐姐说话的人时,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都说差佬狡猾奸诈果然是真的!!

 

“你来我家干嘛?!”

“我……”

“阿霆啊,今天回来那么早?李sir刚才帮我换灯泡,厕所的灯烧掉了…”

阿霆哪里听得进姐姐的话,他就知道这个非礼他的家伙现在跑到他家里来了,现在阿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他剁成肉酱。

“李sir不如留下来吃饭啦,michael都好喜欢你啊~”

“楼下的小猫小狗michael都好钟意啊,姐人家jingcha好忙的,没空吃饭…”

阿峰含笑看着说气话的阿霆,然后婉拒了姐姐的邀请。

阿峰走后姐姐给了阿霆一个爆粟,然后开始叨念着阿霆不懂礼貌,人家李sir是多好多好的人,刚才帮自己搬东西换灯泡balabalabala…

 

过了两天阿霆又在自己家看见了那个阿峰,这回是来帮姐姐修电脑,姐姐开了网店所以电脑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磨磨唧唧的弄到很晚,阿霆怕姐姐太累让她带michael先去睡。

姐姐卧室的门刚一关,刚才还一副正直电脑维修员面孔的阿峰一把扯过抱着胸站在旁边的阿霆。

阿霆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到阿峰身上,一边挣脱他的手一边压低声音骂,“找死啊你..喂!修完就滚啊!”

“那天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阿霆很不适应,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

“这是你那天落在我家的,我洗干净了,还你…”

阿霆手里被塞进了一团东西,举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内裤。

阿霆觉得自己现在好想用这个捂死阿峰…什么鬼东西你还洗干净还我?!

“放手…知道错了就快滚…以后我都不想看见你…还有不要来骚扰我姐…”

“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鬼!喂!不准摸!!”

“我也不想那样的,可是那天我真的忍不住…”

“忍不住不会去找女人啊?!我又不是出来卖….唔…唔嗯!!!”

阿峰捂着阿霆的嘴,看着姐姐卧房的门,压低声音说你太大声了。

阿霆被捂着嘴唔唔的想说话,阿峰的手刚移开一些,阿霆就猛的一口咬住阿峰的食指,力道之大好像把所有愤恨都灌注在上面了,他知道阿峰一定很疼,可那人一声都没叫出来,最后受不了了,用另一只手掐了阿霆的腰眼,阿霆才一个激灵松了口。

 

阿霆一脸得意的看着阿峰食指上那圈醒目的牙印,觉得自己太机智了,没想到阿峰不以为然的甩甩被咬的手,抬起头来时阿霆觉得他眼神都变了。

“你修好了就….别..嗯…”

阿峰一只手按在他脑后,一只手压着他的腰以免他逃跑,贴得密不透风的唇间,一场追逐战正在上演,好容易推开一点距离,得一次呼吸的自由,又马上被带进下一场狂风暴雨中,阿霆第一次觉得口腔里的空间小得令人发指,一开始他想将阿峰探进来的舌顶回去,可是莫名其妙的就被紧紧纠缠住了,对方像在戏弄他一般,一会儿柔情似水的撩拨舔弄,一会儿又霸道蛮横的搅动吮吸,待最后阿霆终于被放开时,两人间牵出一道暧昧的情丝。

阿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觉得胸口像擂鼓一般,他无意识的伸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好像这样就可以让它镇定下来,微微一抬头,阿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一慌神向后一步撞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姐姐的卧室,阿霆觉得自己想在的样子一定很丢脸,要是让他那一班小弟们看见,他以后都不用混了。

“我…”

听到阿峰贴着自己耳边低沉的声音,阿霆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只手挡在胸前,一只手向后在桌子上摸索重物,心想他要是再靠过来自己就必须采取措施。

“我回去了。”

意外的,阿峰什么也没做,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阿霆愤愤的咬着下唇对着他的背影竖起了中指。

 

 

阿霆这几天都心不在焉,他跟姐姐说自己辞了便利店收银的工作,找了其他的,姐姐问做什么,他只是含糊的说在一个朋友的店里帮忙。

小弟们也看出阿霆的异常,天仔是小弟里最崇拜阿霆的,只要是阿霆叫他去做的事他没有任何拒绝,而且这个家伙长得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像个人畜无害的高中生,谁想得到他砍人时冷血无情,毫不手软。

“霆哥…霆哥…霆哥!!”

“……嗯?怎么,他又想拖到下个月?”

“是啊,霆哥怎么处理。”

“把这些钱给他…汤药费…”站起来,理理衣服,转身丢下一个字,“打。”

这段时间阿峰总是已各种理由时不时的在他家出现,而且姐姐好喜欢他,不知是不是阿峰对姐姐说了什么,姐姐一直以为阿峰和阿霆是朋友,喜欢斗嘴的那种,偶尔阿峰也会留下来吃饭,饭桌下面阿霆总要提防悄无声息爬上自己大腿的手,或者是蹭着自己的腿,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猜着方向一脚踩下去,每次都正中目标,余光瞟到阿峰忍痛咽下嘴里的菜,阿霆觉得这饭吃得真香。

阿峰喜欢在人后对他做些小动作,帮忙拿碗的时候摸一下他的腰,在电梯口碰到的时候悄悄从后面拍一掌他的屁股作为打招呼。

更超过的事情,再没有做过,阿霆以为他也可以跟阿峰这样,做损友,反正阿峰喜欢他是阿峰自己的事情,或许就是一时兴起,久而久之就淡了,阿霆看来,这个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但前提是阿峰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霆哥,跟女朋友玩那么high哦..”天仔一边吃饭一边笑着问,其他的小弟也跟着起哄,说霆哥一定是找了个漂亮的女友,怕被抢不愿让他们见。

阿霆知道他们说的是自己的被破皮的嘴唇,那是前天阿峰吻他的时候弄破的,阿峰喜欢潮湿的舌吻,而且每次时间都很长,阿霆受不了了就扭动着反抗,阿峰恋恋不舍的想去含住他的软舌,结果不小心碰伤了他的嘴。

“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啊?!那么多废话….”

“霆哥,赌场那边新来了几个发牌的小妹,看上去很有料哦,而且应该都是原封货…有没有兴趣…”

“没有。”

“所以说阿伦你为什么做不了大哥,现在谁还玩小妹,霆哥,姣姐那边有新货,正哦…”

“没兴趣。”

天仔和一众小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哦~~~~”的开始起哄。

“霆哥是遇到真命天女了,要守身如玉咯~”

“以后不能一起愉快的玩杂交派对了~~so sad…”

阿霆觉得自己一定要找时间好好整治一下这帮混蛋,其实他不是没有找过女人,毕竟是个20来岁的正常男人,有需求就要解决,只是莫名其妙的,每次那些女人吻他,他都感觉太柔和了,做得也不尽兴,他抽着烟躺在床上时,就会想起阿峰绵长的吻,想起阿峰那天对他做的事,发现自己在将阿峰和这些风尘女子做比较,他就觉得自己堕落了,阿峰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喜欢自己的笨蛋jingcha罢了。

吃完饭,天仔和阿霆在路边等阿伦把车开过来,突然一辆银色的小车停在他们面前,上面下来两个拿着砍刀的人不由分说就挥刀向他们砍去。

“喂!”

阿霆猛的推了天仔一把,那挥来的刀扑了个空,天仔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了家伙和那两人打起来,阿霆没带武器,他去掏天仔的包发现里面空了,又一边躲闪着一边找可以攻击的东西,天仔这时陷在混战中,身上的浅色衬衫染上了扎眼的红,阿霆管不了那么多,随手抄起什么就上前去帮忙。

天仔虽然受伤,但是武力值爆表,三两下就把其中一个砍到在地,另一个被阿霆撂倒在地,天仔走过来狠狠的一刀扎下去,还想再补几刀时,阿霆拉住他,阿伦的车已经到了,对他们大喊jingcha来了,阿霆把天仔推到车边叫他快走,他自己手上没有武器而且没有明显的血迹和伤,分开走比较安全。

天仔和阿伦离开后,阿霆转身走进一旁的小巷,小巷通往另一条路,他很快走到了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观察了四周没有异样后,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给天仔打电话。

“阿霆?”

听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阿霆差点把手机都掉地上了,镇定一下他决定当做没听见继续走。

“阿霆!”

那人干脆上来拉住自己,用力之大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电话那头天仔焦急的问他怎么了,他简短的说了句没事你们回去吧就挂了电话。

“干什么?”

原来刚才之所以感觉那么痛,是因为自己的小臂上有刀伤,阿峰拉住他时又正好按在伤处,还好他穿的衣服颜色较暗,刀口虽长却不是很深。

他回头看着阿峰,语气里满是不耐烦,阿峰深深的看着他,没再继续说话,拉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往前走,阿霆一开始还在挣扎,挣不开又碍于街上人多,阿峰还穿着制服,不管怎么样先下自己和他在一起时安全的,就任由阿峰拉着。

 

阿峰只是把他带回自己家。

“脱衣服。”

“你干嘛?!趁人之危啊!”

“脱衣服,给你洗一下伤口。”

“这种伤不要紧的,我回去了。”

“让你姐看见了也不要紧?”

阿霆停下,返回去,乖乖脱掉了上衣。

伤口从关节处一直延伸到手腕,阿峰给他清洗干净后消了毒,随后又拿了一件衣服给他。

“做什么?”

“换上,你衣服破了,穿回去你姐问你你怎么说?”

“……就说是不小心划破的咯….”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阿霆还是把衣服换上了,犹豫的看着收拾药箱的阿峰。

“我还要回去交班,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喂!你不要装傻了!”

阿峰站在门前回过头来,阿霆走过来,伸出还在微微渗血的伤处。

“我是这种人,你也看到了,以后不要来我家了,今天算你帮我一个忙,以后…”

阿峰堵住了他的话,又把他带入了熟悉的深吻中,阿霆此时觉得胸口好闷,被堵着嘴无法呼吸让他更加难受,使尽全力推开阿峰。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跟你说了我是古惑仔了!你是差佬啊!你还说喜欢我,我们不可能知道吗?!!!我到底…”

“我喜欢你,”阿峰打断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像思索过很久,“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谁都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包括你。”

 

 

阿霆站在玄关,看着合上的门,久久没有动作。

好像有一把箭射中了他,而且,正中红心。


=============================================

来吧,小伙伴们告诉我你们是喜欢肉,还是喜欢我。

太累,这篇就这样吧……《扎职》颜很高但是太血腥(个人观点),大家股耐……

PS.在听马兰兰的《落花》,听到写不出甜……

【苏越】【峰霆】正中红心(射击练习后续)

猫di阁楼:

正中红心

 

 

阿霆从来没有那么怕回家过。

 

那天的事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每次远远的看见那个熟悉的瘦高身影他都要绕道走,有时候甚至放弃坐电梯从安全通道走上25楼。

 

打开家门,阿霆发现门口有一双男鞋,站在玄关边换鞋边问姐姐是不是来客人了。

 

“真是多谢你了…”

“没什么,邻里之间,应该的。”

 

阿霆看见那个和姐姐说话的人时,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都说差佬狡猾奸诈果然是真的!!

 

“你来我家干嘛?!”

“我……”

“阿霆啊,今天回来那么早?李sir刚才帮我换灯泡,厕所的灯烧掉了…”

阿霆哪里听得进姐姐的话,他就知道这个非礼他的家伙现在跑到他家里来了,现在阿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他剁成肉酱。

“李sir不如留下来吃饭啦,michael都好喜欢你啊~”

“楼下的小猫小狗michael都好钟意啊,姐人家jingcha好忙的,没空吃饭…”

阿峰含笑看着说气话的阿霆,然后婉拒了姐姐的邀请。

阿峰走后姐姐给了阿霆一个爆粟,然后开始叨念着阿霆不懂礼貌,人家李sir是多好多好的人,刚才帮自己搬东西换灯泡balabalabala…

 

过了两天阿霆又在自己家看见了那个阿峰,这回是来帮姐姐修电脑,姐姐开了网店所以电脑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磨磨唧唧的弄到很晚,阿霆怕姐姐太累让她带michael先去睡。

姐姐卧室的门刚一关,刚才还一副正直电脑维修员面孔的阿峰一把扯过抱着胸站在旁边的阿霆。

阿霆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到阿峰身上,一边挣脱他的手一边压低声音骂,“找死啊你..喂!修完就滚啊!”

“那天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阿霆很不适应,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

“这是你那天落在我家的,我洗干净了,还你…”

阿霆手里被塞进了一团东西,举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内裤。

阿霆觉得自己现在好想用这个捂死阿峰…什么鬼东西你还洗干净还我?!

“放手…知道错了就快滚…以后我都不想看见你…还有不要来骚扰我姐…”

“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鬼!喂!不准摸!!”

“我也不想那样的,可是那天我真的忍不住…”

“忍不住不会去找女人啊?!我又不是出来卖….唔…唔嗯!!!”

阿峰捂着阿霆的嘴,看着姐姐卧房的门,压低声音说你太大声了。

阿霆被捂着嘴唔唔的想说话,阿峰的手刚移开一些,阿霆就猛的一口咬住阿峰的食指,力道之大好像把所有愤恨都灌注在上面了,他知道阿峰一定很疼,可那人一声都没叫出来,最后受不了了,用另一只手掐了阿霆的腰眼,阿霆才一个激灵松了口。

 

阿霆一脸得意的看着阿峰食指上那圈醒目的牙印,觉得自己太机智了,没想到阿峰不以为然的甩甩被咬的手,抬起头来时阿霆觉得他眼神都变了。

“你修好了就….别..嗯…”

阿峰一只手按在他脑后,一只手压着他的腰以免他逃跑,贴得密不透风的唇间,一场追逐战正在上演,好容易推开一点距离,得一次呼吸的自由,又马上被带进下一场狂风暴雨中,阿霆第一次觉得口腔里的空间小得令人发指,一开始他想将阿峰探进来的舌顶回去,可是莫名其妙的就被紧紧纠缠住了,对方像在戏弄他一般,一会儿柔情似水的撩拨舔弄,一会儿又霸道蛮横的搅动吮吸,待最后阿霆终于被放开时,两人间牵出一道暧昧的情丝。

阿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觉得胸口像擂鼓一般,他无意识的伸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好像这样就可以让它镇定下来,微微一抬头,阿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一慌神向后一步撞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姐姐的卧室,阿霆觉得自己想在的样子一定很丢脸,要是让他那一班小弟们看见,他以后都不用混了。

“我…”

听到阿峰贴着自己耳边低沉的声音,阿霆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只手挡在胸前,一只手向后在桌子上摸索重物,心想他要是再靠过来自己就必须采取措施。

“我回去了。”

意外的,阿峰什么也没做,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阿霆愤愤的咬着下唇对着他的背影竖起了中指。

 

 

阿霆这几天都心不在焉,他跟姐姐说自己辞了便利店收银的工作,找了其他的,姐姐问做什么,他只是含糊的说在一个朋友的店里帮忙。

小弟们也看出阿霆的异常,天仔是小弟里最崇拜阿霆的,只要是阿霆叫他去做的事他没有任何拒绝,而且这个家伙长得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像个人畜无害的高中生,谁想得到他砍人时冷血无情,毫不手软。

“霆哥…霆哥…霆哥!!”

“……嗯?怎么,他又想拖到下个月?”

“是啊,霆哥怎么处理。”

“把这些钱给他…汤药费…”站起来,理理衣服,转身丢下一个字,“打。”

这段时间阿峰总是已各种理由时不时的在他家出现,而且姐姐好喜欢他,不知是不是阿峰对姐姐说了什么,姐姐一直以为阿峰和阿霆是朋友,喜欢斗嘴的那种,偶尔阿峰也会留下来吃饭,饭桌下面阿霆总要提防悄无声息爬上自己大腿的手,或者是蹭着自己的腿,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猜着方向一脚踩下去,每次都正中目标,余光瞟到阿峰忍痛咽下嘴里的菜,阿霆觉得这饭吃得真香。

阿峰喜欢在人后对他做些小动作,帮忙拿碗的时候摸一下他的腰,在电梯口碰到的时候悄悄从后面拍一掌他的屁股作为打招呼。

更超过的事情,再没有做过,阿霆以为他也可以跟阿峰这样,做损友,反正阿峰喜欢他是阿峰自己的事情,或许就是一时兴起,久而久之就淡了,阿霆看来,这个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但前提是阿峰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霆哥,跟女朋友玩那么high哦..”天仔一边吃饭一边笑着问,其他的小弟也跟着起哄,说霆哥一定是找了个漂亮的女友,怕被抢不愿让他们见。

阿霆知道他们说的是自己的被破皮的嘴唇,那是前天阿峰吻他的时候弄破的,阿峰喜欢潮湿的舌吻,而且每次时间都很长,阿霆受不了了就扭动着反抗,阿峰恋恋不舍的想去含住他的软舌,结果不小心碰伤了他的嘴。

“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啊?!那么多废话….”

“霆哥,赌场那边新来了几个发牌的小妹,看上去很有料哦,而且应该都是原封货…有没有兴趣…”

“没有。”

“所以说阿伦你为什么做不了大哥,现在谁还玩小妹,霆哥,姣姐那边有新货,正哦…”

“没兴趣。”

天仔和一众小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哦~~~~”的开始起哄。

“霆哥是遇到真命天女了,要守身如玉咯~”

“以后不能一起愉快的玩杂交派对了~~so sad…”

阿霆觉得自己一定要找时间好好整治一下这帮混蛋,其实他不是没有找过女人,毕竟是个20来岁的正常男人,有需求就要解决,只是莫名其妙的,每次那些女人吻他,他都感觉太柔和了,做得也不尽兴,他抽着烟躺在床上时,就会想起阿峰绵长的吻,想起阿峰那天对他做的事,发现自己在将阿峰和这些风尘女子做比较,他就觉得自己堕落了,阿峰不过是一个一厢情愿喜欢自己的笨蛋jingcha罢了。

吃完饭,天仔和阿霆在路边等阿伦把车开过来,突然一辆银色的小车停在他们面前,上面下来两个拿着砍刀的人不由分说就挥刀向他们砍去。

“喂!”

阿霆猛的推了天仔一把,那挥来的刀扑了个空,天仔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了家伙和那两人打起来,阿霆没带武器,他去掏天仔的包发现里面空了,又一边躲闪着一边找可以攻击的东西,天仔这时陷在混战中,身上的浅色衬衫染上了扎眼的红,阿霆管不了那么多,随手抄起什么就上前去帮忙。

天仔虽然受伤,但是武力值爆表,三两下就把其中一个砍到在地,另一个被阿霆撂倒在地,天仔走过来狠狠的一刀扎下去,还想再补几刀时,阿霆拉住他,阿伦的车已经到了,对他们大喊jingcha来了,阿霆把天仔推到车边叫他快走,他自己手上没有武器而且没有明显的血迹和伤,分开走比较安全。

天仔和阿伦离开后,阿霆转身走进一旁的小巷,小巷通往另一条路,他很快走到了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观察了四周没有异样后,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给天仔打电话。

“阿霆?”

听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阿霆差点把手机都掉地上了,镇定一下他决定当做没听见继续走。

“阿霆!”

那人干脆上来拉住自己,用力之大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电话那头天仔焦急的问他怎么了,他简短的说了句没事你们回去吧就挂了电话。

“干什么?”

原来刚才之所以感觉那么痛,是因为自己的小臂上有刀伤,阿峰拉住他时又正好按在伤处,还好他穿的衣服颜色较暗,刀口虽长却不是很深。

他回头看着阿峰,语气里满是不耐烦,阿峰深深的看着他,没再继续说话,拉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往前走,阿霆一开始还在挣扎,挣不开又碍于街上人多,阿峰还穿着制服,不管怎么样先下自己和他在一起时安全的,就任由阿峰拉着。

 

阿峰只是把他带回自己家。

“脱衣服。”

“你干嘛?!趁人之危啊!”

“脱衣服,给你洗一下伤口。”

“这种伤不要紧的,我回去了。”

“让你姐看见了也不要紧?”

阿霆停下,返回去,乖乖脱掉了上衣。

伤口从关节处一直延伸到手腕,阿峰给他清洗干净后消了毒,随后又拿了一件衣服给他。

“做什么?”

“换上,你衣服破了,穿回去你姐问你你怎么说?”

“……就说是不小心划破的咯….”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阿霆还是把衣服换上了,犹豫的看着收拾药箱的阿峰。

“我还要回去交班,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喂!你不要装傻了!”

阿峰站在门前回过头来,阿霆走过来,伸出还在微微渗血的伤处。

“我是这种人,你也看到了,以后不要来我家了,今天算你帮我一个忙,以后…”

阿峰堵住了他的话,又把他带入了熟悉的深吻中,阿霆此时觉得胸口好闷,被堵着嘴无法呼吸让他更加难受,使尽全力推开阿峰。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跟你说了我是古惑仔了!你是差佬啊!你还说喜欢我,我们不可能知道吗?!!!我到底…”

“我喜欢你,”阿峰打断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像思索过很久,“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谁都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包括你。”

 

 

阿霆站在玄关,看着合上的门,久久没有动作。

好像有一把箭射中了他,而且,正中红心。


=============================================

来吧,小伙伴们告诉我你们是喜欢肉,还是喜欢我。

太累,这篇就这样吧……《扎职》颜很高但是太血腥(个人观点),大家股耐……

PS.在听马兰兰的《落花》,听到写不出甜……